对外开放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对外开放 >> 正文
【我在云南真好】共创新时代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20日 10:12:52  来源: 云南网
编前语
 
 
 
 
 
 
 
 
 
 
 
 
 

  奋进新征程,开放云南拥抱世界。

  回望走过的十年,不同国家的朋友们,爱归红土地、共创新时代、乐享好日子。

  逐梦再起航,我们心手相连、命运与共、勇往直前。

  继10月15日推出《爱归红土地——“这十年,我在云南真好”系列报道之一》后,今日推出系列报道之二,让我们共同感受在一起的温暖,增强向未来的信心。

 
 
 
 

 

01
马乐儿(印度
 
努力增进“心相通”

 

  “印度很热吗?”

  “印度飞饼好吃吗?”

  “印度真的有1000多种语言吗?”

  2015年,当我第一次在云南站上印地语课堂的讲台时,同学们向我抛来了很多关于印度的问题,我很惊讶也很开心。惊讶的是,大家对我的家乡还有一些认识误区;开心的是,我们可以通过这门课,加深对彼此的了解。

  我曾在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印地语,现在在我的母校云南大学任教。在云大教书的3年时间里,我与75位学习印地语的同学成为了好朋友、好伙伴。

  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方式就是走近它、认识它。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生活中,我喜欢热情的云南人问我各种关于印度的问题,我也喜欢跟家人们到公园、商场、餐厅、集市、山间感受云南五彩斑斓的生活方式。我对第二故乡云南的爱越来越深。

  云南人喜欢用水果蘸辣椒面吃,和我家乡的饮食风俗很像。每次自己动手做“水果蘸辣椒面”,都会勾起我的思乡之情。

  我的家乡加尔各答和云南相距不远。这些年,两地在网络、制造业、体育方面联系不断、交流不断、合作不断,这背后,离不开人文交流在“心相通”当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疫情前,每到印度的传统节庆如洒红节、排灯节等,我会与在云南的印度老乡们一起组织活动,邀请云南朋友体验印度文化。期待疫情缓解后我们再相会。(记者 王欢 编译 受访者供图)

02
赛利什·兰吉特卡(尼泊尔)
 
心系云果关注云南

  我的研究专业主要是民族生态学和山地农业生态系统,目前,我在尼泊尔担任农业生态顾问。

  我很喜欢云南,云南适宜发展山地农业,同时还有着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文化。2010年,我选择来到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之后一直在研究所下属的世界农用林业中心东亚和中亚区域办公室、红河山地未来种质资源创新中心担任研究员,直到2020年回到尼泊尔。

  基于云南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发展迅速的高原特色农业,我曾与研究所的同事们一起研究云南省农用林业树种的空间分布,分析气候变化对树种空间分布的影响,为云南各种农用林业树种组合划定了适宜种植的空间。

  此外,我一直密切关注着云南水果产业的发展。2020年,我曾与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苏宇芳合著出版了《云南农业2050:气候变化与高原特色农业展望》。我们在书中详细探讨了全球气候变化对云南农业,特别是水果产业带来的变化和造成的影响,并介绍了多种在目前气候持续变化背景下,适合在云南种植、推广的水果品种。

  自2019年起,每一届云南果蔬产业大会我都会参加。2021年8月,第三届云南果蔬产业大会发布了“云果产业大脑”平台,为果农提供准确、及时的水果种植和销售指导信息,帮助他们改善现有生活条件。为此,我提前录制了寄语视频,在大会开幕现场播放。我相信“云果产业大脑”平台将以“循环经济”为原则,为云南水果产业的发展注入新动力,也希望今后“云果产业大脑”不仅能惠及中国果农,也能给东南亚、南亚的果农果商带来更多机遇与实惠,成为沟通中外的新桥梁。(记者 富张明玥 编译 受访者供图)

03
吴觉瑞(缅甸)
 
点赞德宏发展速度

  我从小热爱美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厅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幸运的是,我在中国实现了这个梦想。

  我来自缅甸曼德勒,今年49岁,目前居住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芒市。今年是我在德宏的第24个年头,我创办的缅甸餐厅即将迎来开业8周年。

  过去20多年里,我明显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发展。记得1998年刚到芒市餐馆打工时,这里街道很窄,马路上汽车很少。而最近10年,芒市高楼拔地而起,宽敞笔直的马路上全是小汽车,新的口岸、国际机场、高速公路不断建成。对于德宏惊人的发展速度,我必须点一个赞。

  自从2011年龙瑞(龙陵至瑞丽)高速公路通车后,我回缅甸木姐探亲、采购都走高速公路,既安全又便捷。生意好的时候,我一个星期要回缅甸采购一次。早上从芒市出发,下午就能带着买到的新鲜食材回到店里,非常方便。

  对我来说,2014年是一个很特别的年份。我和妻子不仅迎来了第一个孩子,也在芒市开起了属于自己的缅甸餐厅。第二个孩子的预产期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当时我很担心孩子是否能在医院顺利出生,结果妻子从住院到剖宫产后出院只用了7天,费用也很划算。孩子能够平平安安地出生在异国他乡,我必须感谢中国先进的医疗条件,以及让人心安的疫情防控政策。(通讯员 王正贤 编译)

04
阮氏梅娟(越南)
 
与儿子一起上学真好

 

  我叫阮氏梅娟,是越南山罗省人,现在是云南大学的一名越南语外教。来中国前,我在越南社会科学翰林院文学研究所工作,主要研究方向是越中边境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学。2004年,我开始学习中文。虽然这并非我的专业,但通过在职教育,我完成了4年的中文课程。

  2018年,申请到中国政府奖学金后,我带着7岁的儿子满怀期待地来到云南大学,开始了我的博士求学路。

  我非常喜欢这里宜人的气候和优美的自然环境。爱好烹饪的我在尝到云南的傣味后,便对其产生了浓厚兴趣。在云南4年,我常常光顾当地的傣味餐厅。由于学习民族学,我时常需要外出进行田野调查。我发现云南的傣味中喜用菠萝作为辅料,风味独特,这与越南西北部傣族饮食中的常用食材有所不同。

  云南丰富的民族文化深深吸引着我。这几年,我去过不少地方,最喜欢的是有着独特民族文化旅游资源的大理和丽江。我在云南旅行时感到既放心又舒心。

  在云南求学时,儿子也在当地小学入学。一天下午,我到学校门口接他,他飞奔过来抱着我高兴地说:“妈妈!我喜欢上学!”从上课时听不懂到逐渐适应中文学习环境,儿子的变化让我十分欣喜。今年,我们一起回越南过年,他依然坚持通过线上观看教学视频自学语文、数学、科学、英语等科目。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是我和儿子都喜欢的中国俗语。我们期待着能在云南一起成长,共同度过美好时光。(记者 王韵雅 李玲 编译 受访者供图)

05
约什(墨西哥)
 
和孩子们相处很开心

 

  以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到中国来生活。但自从2019年来到昆明成为一家英语教育机构的外教后,我就深深爱上了这里。如今,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是我最开心的事。

  我来自墨西哥北部的卡纳内阿。这是一座以铜矿闻名的城市,我的爸爸是矿上的电力工程师,妈妈在城里的医院工作。卡纳内阿距离美国亚利桑那州只有30分钟车程,所以从小我就有许多练习英语的机会。不过,那时我并未料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英语老师。

  2018年,一位住在昆明的墨西哥朋友联系我。他告诉我,昆明是一座漂亮、安静、四季如春的城市,非常适合工作和生活。听完他的描述,我心动了。于是,我开始上网查找有关昆明的信息,并通过了英语教师资格相关考试。2019年10月,我终于来到向往的昆明。

  目前,我在昆明一家英语教育机构工作。每天与许多3岁至5岁的小朋友们在一起,通过唱歌和游戏教他们简单的英语,这让我觉得很充实、很快乐。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我曾有几个月呆在墨西哥无法回到中国,但我坚持通过网络给孩子们上课。因为时差,我的课经常从当地时间傍晚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不过,只要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就一点也不觉得累。

  到昆明3年来,我充分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安全、方便与宜居。我常常骑上电单车,穿梭在大街小巷,体会昆明的市井之美。我也很享受昆明的美食,这里的人们都喜欢吃辣椒,和墨西哥很像。

  周末,我常常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弹吉他。摇滚、英语和西班牙语流行歌都是我的最爱。平时,我还会把吉他带到教育机构,和孩子们分享音乐的美好。

  我喜欢昆明,我也希望一直生活在这里。(记者 王靖中 编译 受访者供图)

06
杜宁宁姬(缅甸)
 
让更多人了解中国

  我是一名来自缅甸的缅语外教,来中国已经9年多了。回想初到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情景,我记忆犹新。那时芒市的街道没有现在干净整洁,城市绿化较少,旅游景点也不多。如今,芒市越变越漂亮了。

  我对云南的少数民族文化非常感兴趣。每逢假期,我都会带上相机和笔记本电脑,徒步或是骑车,深入德宏少数民族聚居的村寨走访。这样的工作习惯,我已经保持了10多年。

  在深入走访的过程中,我见证了云南在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传承与保护方面取得的成绩。比如,少数民族年轻人在上学、就业方面能享受政策优惠,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庆祝传统节日,村村寨寨也都非常重视对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每年傣族泼水节、景颇族目瑙纵歌节期间的活动都丰富多彩。

  来中国之前,我对中国的许多认识来自西方媒体的宣传,而我现在用自己在中国工作10多年的亲身经历告诉外界,中国的发展让千千万万人过上了美好生活,少数民族也不例外。

  我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工作之余,我将继续进行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方面的研究工作,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民族政策,客观、立体、全面地认识中国。(通讯员 杨立 编译)

07
万哲生(英国)
 
妙趣横生教汉字

  我是英国人,随妻子姓万,名哲生。

  因父亲着迷中国文化,耳濡目染,我在英国读大学时就选择了中文专业。1993年到天津留学,之后在上海做杂志编辑。2005年,厌倦了钢筋森林,我和妻子义无反顾地奔向大理,从此乐土以居、山川以游。

  开咖啡厅、做果酱、翻译、画画、出书,大理给了我们心之所向的自在生活。小城故事多,十余年来,我用中文写作、采风作画,完成了汇集当地市井风物、神话传说的绘本《大理外传》,书中承载着我对大理的热爱。

  移居昆明已有3年,还记得20世纪90年代第一次来金碧路,两边是碧绿的法国梧桐,空气里飘来炒越南咖啡豆的香气。如今,这里早已变了面貌。在昆明,我认识了更多人,也开启了人生新的探索。

  《汉字博物馆》是我正在创作的新书。这次,我打算以英国人的视角解读汉字的奥秘。“鸟”比“乌”多一点,代表鸟儿的眼睛,而乌鸦一身黑,很难看出它的眼睛在哪里,所以“乌”字没有点睛;“乌白马角”,乌鸦变白、马儿长角,这个词指代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追根溯源、脑洞大开,这就是我钻研中国文化的方式。顺着汉字的演变过程倒推:简体字、繁体字、小篆、金文、甲骨文,在我眼中,字变成笔画,笔画变成符号,符号变成花草树木、虫鱼鸟兽……时间流过,千百年的历史依然栩栩如生,它们灵巧地寄居在文字里。

  如今,我是一名小学双语教师。结合动画、游戏等方式,我用英语给孩子们解释汉字、成语、诗词等传统文化的由来和衍生故事。除了上课,我还开设了“文武双全”夏令营。文,即教孩子们知识、画画、手工;武,即亲近大自然、开展户外活动。

  和云南已有几十年的缘分,大理的淳朴天然、昆明的日新月异,还有日常和孩子们接触时释放的天马行空,都持续刷新着我的好奇心,给我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记者 郭瑶 编译 受访者供图)

08
林华(老挝)
 
当好老中铁路新园丁

  我来自老挝甘蒙省,今年23岁。2021年,我从老挝沙湾拿吉省职业技术学院毕业找工作时,了解到了“援老挝铁道职业技术学院”交流项目。该项目不仅可以让我圆到中国留学的梦,还可以系统学习铁道专业知识,未来也能成为老挝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

  经过层层选拔,我非常幸运地成为老挝教育部选派的40名赴昆明学习的学员之一。2022年3月,我和同学们一起乘坐老中铁路列车从老挝来到昆明。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我第一次体验老中铁路。一路上,列车快速平稳、车厢干净整洁、座位宽敞舒适、列车员服务热情周到……一切都让人印象深刻。

  来到学校,这里不仅有真正的高铁列车,还有按1∶1比例搭建的铁路隧道、桥梁、站台等设施,实训教室里还可以练习开火车。此外,学校食堂能品尝到各类云南美食,宿舍也干净整洁。课余时间,学校老师带我们外出购物,感受真实的昆明,还会在学校里组织很多活动,让我们和中国老师、学生一起跳舞、游戏,从而进一步学习中文、了解中国。这样的学习条件和环境,让我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来到昆明铁道职业技术学院学习改变了我的人生,我会珍惜为期2年在云南学习的机会,既学好铁道专业知识也学好中文。未来,我要将学习到的铁道专业知识带回老挝,运用到工作中,更快更好地参与到老挝铁路建设教学工作中,为老挝培养更多优秀铁路人才。(记者 姚程程 编译 受访者供图)

09
维纳斯(伊朗)
 
享受云南多彩生活

 

  从伊朗来到云南,我对生活的热爱只增不减。

  昆明阳光和煦,气候温和。同许多外国友人一样,我爱上了这座春城。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孩子的健康成长是我必须考虑的重要问题。昆明空气质量良好,山清水秀,适宜郊游远足,这让我决定带着孩子们来这里工作生活。于是,2019年,我来到了这里。

  回想还在伊朗的时候,我是大学老师,也是运动达人,热爱攀岩、徒步远足、拳击、篮球、瑜伽等运动。来到昆明,我也找到了有着同样爱好的中外朋友。

  闲暇时,我会到昆明周边的山区远足露营。在满目青山中,感受大地母亲的关怀;在沁人心脾的空气里,充分体会瑜伽带来的舒适。夏季雨后的山中,野生菌随处可见。有时,我带着两个孩子走进大山,一同享受露营的点滴时光;有时,山路崎岖难行,我便只身前往锻炼挑战。我偶尔还会环滇池骑行,迎面而来的风凉爽宜人。冬季将至,红嘴鸥也聚集于此,孩子们爱看、爱喂,非常喜欢。

  我的其余日常也丰富有趣。我时而驻足观看广场舞,时而被太极拳吸引。我还体验了中国传统的拔火罐、足疗等养生疗法。学习中文对我而言是困难的,但是中国古诗词对山光水色的描写,让看了英文版的我都赞叹不已,每次登至山顶都思绪万千。

  在云南,生活的丰富多彩不止于此。各类特色美食,尤其是米线和烧烤,十分美味。露营的时候我也会自己烧烤。我还去了西双版纳,感受了雨林的神秘之美,品尝了傣族风味食物的酸辣爽口。(记者 王韵雅 编译 受访者供图)

10
老米(法国)
 
喜欢云南多元文化

 

  我来自法国,从20岁到上海财经大学和云南财经大学做交换生算起,我来中国已经有15年了。

  起初,是四季如春的气候和舒适的环境吸引我来到昆明。后来我开始创业,和朋友一起经营了旦斯特舞蹈工作室、欧瑞力斯爱尔兰酒吧和岔巴精酿啤酒餐厅。

  欧瑞力斯以传播西方尤其是爱尔兰的饮食文化为主,但我们的一些小吃也会结合云南本地的口味和食材进行调整融合,比如川椒薯条、傣味虾、放小米辣的凉拌三文鱼等。“这里没有陌生人,只有还没遇见的朋友”是我们的经营理念,所以,我们会组织一些活动和派对让大家相互认识,大家一起玩儿很开心。平日里,我也会结合工作和爱好,与朋友们一起尝试越野跑、篮球、网球、橄榄球等运动。

  最近5年,我感受到了云南交通的变化。现在,通过高铁,我们从昆明去大理、丽江旅游非常方便,而以前要花很长时间在路上。

  旦斯特舞蹈工作室很早就在做街舞和中国文化的融合了。在云南,无论是有趣的人,还是充满民族特色的音乐和舞蹈、特色美食,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舞蹈创作的灵感。

  作为外国人,虽然我们对云南文化没有足够深入的了解,但大家都非常喜欢这种异域风情。值得一提的是,我太太是昆明人,她是旦斯特的创始人和主要编导,她在舞蹈的编排中会结合一些云南民族舞的元素。

  云南民族文化的多元令人印象深刻,其内容的丰富是我喜欢云南并愿意留在云南的重要原因。(记者 黄议娴 编译 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范春艳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