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经济 >> 正文
在大格局中谋划 在大担当中推进
——聚焦“十三五”大步向前的云南综合交通建设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08:52:00  来源: 云南网

  8月29日上午10时左右,位于保山市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交界处的保泸高速公路勐古怒江特大桥成功合龙,保泸高速公路是连接滇中、滇西、滇北的重要通道,同时也是滇藏公路新通道和通往缅甸、印度的南亚国际大通道,大桥的合龙,意味着怒江州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即将终结。

龙江特大桥 通讯员 李文圣 摄 

  9月30日凌晨2时,昭泸(云南昭通至四川泸州)高速公路建设重点控制性工程——位于昭通市镇雄县牛场镇的中场河特大桥顺利贯通合龙,为年度竣工通车目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上午,孟连至勐海高速公路正式开工建设,其建成通车后将联通瑞丽至孟连,以及今年底建成通车的景洪至勐海高速公路,实现高速公路的有效衔接和互联互通,对完善沿边高速公路网有重要的促进作用;19时,云南省勐腊至勐满口岸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运营,这是中国云南省通往老挝的第二条高速公路……

迎难而上,提高站位,下好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先手棋”

  大通道、桥头堡、辐射中心,这些专有名词对云南人来说都不陌生,它们代表的都是云南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作用和使命担当。

  交通是制约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最致命的短板,我们走出大山的步履曾经是那么沉重。

  昭通市盐津县,豆沙关“五尺道”。这里曾经是云南历史上第一条与中原道路连接的规范“国道”,站在豆沙关关口,坑坑洼洼的秦时五尺道与古朱提江水道、247国道、内昆铁路、水麻高速公路比肩,古今5条通道跨越千年,诉说着云南艰苦卓绝、波澜壮阔的交通奋进史。

  “众人都说蜀道难,蜀道哪有滇道难。”长期以来,山高箐深的特殊地质地貌导致云南综合交通建设成本和难度高,加上历史原因和一些其他因素,云南交通基础设施滞后明显:

  国家公路网规划云南境内高速公路还有大量待建设工程,出境出省通道尚未实现高速化,高速公路网局部路段存在“断头”现象;铁路建设虽然正在加快,但整体发展滞后,总量不足、结构不合理、运输能力低的矛盾还很突出;对外联通仍然存在“不通”“不畅”“不密”等问题,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优势发挥不明显,跨境运输通道“通而不畅”问题依然突出,交通运输便利化程度还比较低。

  这是“十二五”留给“十三五”的交通印象。

云南日报美编制图

  数据显示:2015年,云南高速公路通车里程4005公里,129个县(市、区)有72个通高速。放在全国的大盘子里看,云南高速公路的路网密度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1/3、通车里程仅居全国第20位。

  云南在清醒地看到差距的同时,也敏锐地看到发展的机遇:随着“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等一系列重大国家战略的实施,加之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越经济走廊、中老经济走廊、中缅经济走廊、澜湄合作机制、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等众多国际合作机制在云南交汇叠加,凸显了云南的战略枢纽地位。云南从边缘地区和“末梢”变为开放前沿和辐射中心,发展潜力大,发展空间广。

  路,不仅仅只是路,它还是经济、是社会、是政治。

  “努力缩小与全国平均发展水平的差距,必须突出交通先行,在加快推进综合交通基础建设特别是高速公路建设上下功夫,着力破除制约云南加快发展的瓶颈,真正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的路子。”省委书记陈豪指出,要以完善内联外通纽带功能、打造战略枢纽为目标,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大力推进“五网”基础设施建设,补齐短板、打破瓶颈,随着发展不断提高标准和要求,形成有效支撑云南发展、更好服务国家战略的综合基础设施体系。

  “云南不能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中被遗忘和抛弃的‘驿站’!”省长阮成发说,研究云南的交通问题,一定要放到习近平总书记对云南定位的大格局中去考虑,弄清楚在这个大格局中交通怎样去支撑?“比如怒江州生态很好、交通不行,它怎么做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农民一辈子走不出山他怎么进步?要自加压力决战‘十三五’,构建与‘三个定位’相适应的综合交通体系。”

  把握住、把握好战略的“窗口期”、政策的“黄金期”、跨越的“机遇期”,综合交通运输建设,成为云南诸多战略发展中的“先手棋”。

  “抓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是加快云南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重中之重,必须全部项目同步建设,改过去串联式建设为并联式建设。”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说,要紧紧抓住投融资这个主要矛盾,充分利用专项债券重大机遇,千方百计引进战略合作伙伴,依法依规盘活存量资产,细化落实到每一个项目上,全力以赴保质量、保进度、保安全、保廉洁。

  公路全面疏通堵点、全力推进出境入滇的重点通道建设、提升省内省际通达度,滇中地区要进一步提升路网密度;铁路提速增线扩能、尽量实现高速化、补齐运输能力短板;水路打通重点航道、增强集疏运功能;航线提质扩容、提升干支线服务能力……

云南日报美编制图

  截至2019年底:

——公路骨架基本形成。境内公路通车总里程26.24万公里,高速公路6003公里、90个县通高速,高等级公路1.3万公里以上、128个县通高等级公路,农村公路22.64万公里,全省所有建制村通硬化路、通邮。

——铁路布局不断延伸。铁路运营里程4031公里,其中高铁1105公里。目前,云南高铁可直达全国19个省区市主要城市。云南高铁已基本形成了1小时覆盖滇中城市群,2至3小时覆盖滇西、滇南、滇东南地区,2至5小时通达周边省会城市,6至11小时辐射华南珠三角、华中湘粤豫、华北京津冀、华东江浙沪以及东南沿海地区的高铁交通圈。

——民航网络不断完善。全省运营机场达15个、全国排名第3。2019年,全省机场旅客吞吐量7051.8万人次、全国排名第4,昆明机场旅客吞吐量4807.6万人次、全国单个机场排名第6。全省客货航线达466条、国内外通航城市185个,云南省至南亚东南亚国家通航点数量全国第一。

——水运建设突破发展,澜沧江244界碑至临沧港四级航道、金沙江中游库区航运基础设施综合建设等项目持续推进,百色水利枢纽通航设施项目前期工作全力推进,全省航道通航里程达4538公里。

  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方面:越南方向,昆明至河口准轨铁路、高速公路已全线贯通,越南境内老街经河内到海防公路已实现全程高速化;老挝方向,昆明至磨憨高速公路全线贯通,老挝磨丁至万象高速公路万荣至万象段预计2020年下半年正式通车;玉溪至磨憨铁路段、磨丁至万象铁路段建设进展顺利,预计2021年中老铁路将正式建成通车;缅甸方向,昆明至瑞丽高速公路全线贯通,大理至瑞丽铁路进展顺利。

  从大山奔向大海,从末梢走向前沿。

  放眼云南,一批批交通设施重点工程还在不断推进,连点成线、织线成网,云南综合交通体系建设在战略提升、跨区域联动、陆水空联运等方面步伐越来越快,服务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抢抓机遇,突破难点,新发展理念引领高起点高标准高水平建设

  “机遇是给有准备的人。”对于交通而言,规划是先导、是引领、是抓住机遇的最好准备。

  “做好前期才会赢得机遇,忽视前期就会失去机遇。”在“十三五”开局之年,省委书记陈豪曾一再强调,国家设立专项建设基金、银行储备金率下调、加大放款力度等,都是加快高速公路建设以及其他综合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黄金时期,也是难得的窗口时期。他要求凡是“十三五”规划的项目争取年内完成前期工作,同时要尽快开工建设;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的高速公路项目,要积极与国家有关部委衔接汇报,力争今年内完成前期工作并开工建设。纳入省“十三五”规划的地方高速公路项目,全力加快前期工作,尽快完成报批,尽早开工建设。

 

视频:腾陇高速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云南省交通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提供

  “十三五”期间,以规划为载体积极争取国家支持,云南下足了功夫。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带队与国家各部委协调对接,最大限度地争取国家和有关部委在项目、资金和政策等方面的支持。

  回眸“十三五”,云南交通规划引领,新发展理念的烙印非常清晰。

  ——抓好各种交通方式之间的衔接协调,全省一盘棋协调发展。

  2016年以来,《云南省公路水路邮政交通运输“十三五”发展规划》《云南省道网规划修编(2016—2030年)》《云南省“十三五”综合交通发展规划》等系列规划出台,强化了政府在政策、规划、技术标准、信息传输、经营规则以及管理体制等方面进行统一协调和宏观调控的作用,合理配置、集约利用资源,衔接、协调好公路交通与铁路、轨道、航空、水运等交通运输方式,努力形成相互配套、优势互补、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格局。

  一盘棋谋划,一幅图规划,一张网融合。

  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刘慧晏强调,积极推进综合交通枢纽建设,要以建设层次分明、功能完备的综合交通枢纽为目标,以昆明、曲靖、红河、大理等为重点,建立省州市共建机制,选择积极性高、条件成熟的地方建设示范性综合交通枢纽,做好功能定位、项目选址、规划设计等工作。

  “不重视规划就会输在起跑线上,做好规划是实现弯道超车的有效途径。”副省长王显刚要求,注重在基础工作上下功夫,注重在项目储备上下功夫,注重在盘活综合交通运输一盘棋上下功夫,对照外联、内畅、互通的要求,对综合交通“十三五”规划进行“回头看”。

  以省会城市昆明为例,构建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贯通国际大通道,巩固枢纽地位,是“一带一路”赋予昆明的挑战和机遇。昆明交通正“内外兼修”“齐头并进”,朝着构建综合立体交通网的方向前行。

  昆明地铁3号线日均客运量达到62万人次,自建成试运营以来,成为连接主城与机场,主城与高铁站,主城与东、南、西、北四大客运站换乘的轨道交通大动脉;昆明南站是西南地区最大的高铁车站,站内就能实现高铁、地铁、公交和出租车等交通方式的“零换乘”;横跨空港经济区的呈黄路,全线通车后,从长水机场到昆明南站的车程,将由现在的50分钟缩短到半小时左右。通过航空、铁路、公路客运引入城市轨道、城市公交的接驳服务,昆明对外交通和城市交通间内畅外联的“立体交通网络”初步显现。

  大永高速公路(二期) 通讯员 李文圣 摄

  “十四五”期间,昆明市将全面加强综合立体交通网建设,着力完善机场、铁路和高速公路等重大交通设施网络布局,加强多种交通方式之间衔接转换,实现“零换乘”,提升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构建一张布局完善、规模合理、结构优化、衔接高效、互联互通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打造区域性国际综合交通枢纽。

  ——创新发展,是干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创新投融资举措是破解制约高速公路建设问题的“杀手锏”,云南在这方面的创新和共享理念可圈可点。

  引进大企业来投资,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支持鼓励企业以BOT(建设-经营-转让)、BOT+EPC(设计、采购、施工)、BOT+EPC+政府补贴等多种模式参与我省高速公路投资建设运营,支持企业以收费公路权益转让、授让等方式投资我省高速公路项目,实现共同建设、互利共赢。

  世界500强企业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按照“整体打包”原则,以“BOT+EPC+地方政府补贴”模式进行了嵩昆、宣曲、蒙文砚、大昌、华丽高速公路的建设,已运营嵩昆、宣曲、大昌、蒙文砚4条高速公路总里程304公里,共有服务区5对、停车区4对、加水站2处、开通收费站20个,是云南省收费公路里程第二经营单位。

  “放开市场,重新洗牌,动作要快。”2018年12月11日,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综合交通工作,聚焦完成2020年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目标完成引进大企业力度再加码。“十三五”以来,云南省44条高速公路利用PPP模式,吸引中交建、中铁建、中电建、中铁工、山东高速等一批实力强、信誉高的大型企业入滇参与高速公路建设。

  技术创新在云南高速公路设计建设中也亮点频显。

  云南特殊的地形地貌,决定了云南高速公路设计建设的难度。在一些特殊路段和控制性工程建设过程中,设计施工人员大胆创新,注重在设计施工过程中的新材料、新设备、新工艺、新技术的应用与管理创新,助推高速公路突破一道道难关,不断向前延伸,特别是在桥梁、隧道建设方面,实现了一次次的跨越和突破,这些创新成为云南高速公路设计建设的一个个闪光点。

  云南召夸至泸西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白兆隧道,因穿越了滇东圭山煤田,被称为“高瓦斯隧道”,在瓦斯爆炸、燃烧、坍塌等风险因素长存的情况下,项目对隧道洞内使用的所有机械设备进行了防爆改装,控制爆破作业,保证通风满足要求防止瓦斯积聚,在“高压”状态下顺利实现了双线安全贯通。

  云南第一条双向8车道的小龙高速公路嵩明隧道,双向共有4条隧道,隧道施工采用双向开挖施工,对开挖掌子面进行超前支护,超前支护在工字钢拱部打设,四个洞每个洞内有完好的风枪12把、完好的混凝土喷枪4把、出渣车4辆,加快循环,100米/月的进尺全力推进保证隧道全面贯通。

  同时,在我省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各施工单位扎实开展科技攻关,一批处于国际、国内领先水平的科技成果应运而生,这些技术的进步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江召高速 通讯员 崔永江 摄

  亚洲山区跨径最大钢箱梁悬索桥——保山至腾冲高速公路龙江特大桥,运用20余项创新技术、多个国内首创的技术,对我国山区高速公路桥梁建设起到了积极借鉴作用。

  滇中城市经济圈环线首条新建高速公路武定至易门,控制性工程勤丰2号特大桥需要上跨铁路施工,施工方采取先浇筑桥体再整体旋转的施工方案,创下国内转体桥中单次转体角度最大、双幅转体靠拢后精度要求最高两项国内同类施工记录。

  安楚、思小、大丽等11个项目分别获得国家优质工程奖、詹天佑奖和鲁班奖,我省成为荣获国优、部优奖项最多的省份之一。

  ——将绿色发展理念全面融入公路建设规划、施工、运营及养护全过程,积极创建“绿色公路”,打造高速公路美丽“新名片”。

  “十三五”期间,德钦、维西、福贡、贡山4个县暂不考虑修建高速公路,就是对生态承载能力充分论证后作出的选择,也是尊重规律、保护生态作出的科学决策。

  “要实现公路建设与环境保护双赢,必须牢固树立‘最大限度保护、最大限度恢复’的和谐共生理念,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2017年6月21日,全省加快高速公路建设推进会议要求:严守生态功能保护基线、环境质量安全底线、自然资源利用上线“三大红线”,做到生态选线、环保设计;集约利用资源,努力提高土地等要素资源的利用效率,谋求高速公路建设进度与品质的最大成效;大力引进新技术、新工艺,积极推广新能源、新材料,建设绿色高速公路,实现绿色发展方式与高速公路建设的深度融合。

  “美丽公路”建设就是最典型的生动实践。

  仲夏时节,在昆磨高速普洱至景洪段,羊蹄甲、紫薇、火把花等植物百花齐放,大风垭口隧道口姹紫嫣红的三角梅,宁洱收费站立交粉嫩养眼的金丝桃,高速中央隔离带娇艳欲滴的木槿,在几场雨水的洗礼和管理处的精心养护下,变得生机盎然。昆磨高速普洱管理处辖区管养路段植被丰富,公路蜿蜒穿梭在青山绿水间,共设有5个立交苗圃基地示范区,以开花乔木为主、地被为辅,四季开花,丰富了植物层次,一立交一风景,树绿花红的景象与高速公路融为一体交相辉映。

  这样的美丽公路“样板工程”,在云南还有很多。

  大永高速在通过金沙江和程海径流区路段,采取拦截、防护、沉淀等有效措施,防止泥浆污水流入金沙江和程海,有效保护高原水域环境;澄川高速在沿线绿化物种的选择上大胆创新,将密蒙花、金银花、金丝桃等当地大量中草药品种引入高速公路沿线绿化工程中,不仅起到了绿化效果,还能为后期运营增加收益;云凤高速采用隧道路面后掺法环氧沥青混凝土技术等技术,有效控制了资源占用、减少了能源消耗、降低了污染物排放、改善了视觉景观,污染物排放及碳排放明显降低;楚姚高速聚焦自然和生物多样性,通过科研项目,开展生态景观修复,有针对性通过多层次、多样化的植物选择配置,增加景观丰富程度,改善小环境气候,实现景观效果的长久稳定。

  随着2019年12月怒江“美丽公路”主道建成通车,国省干线、农村公路美丽示范路建成1万公里以上。

  ……

  昆明长水机场 通讯员 倪嘉云 摄

  苦干当下,立足未来。

  2020年8月18日上午,五华山上省政府常务会议室,云南省决战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领导小组第6次会议正在召开。《云南省县域高速公路规划建设示意图》一直在3个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上展示着:红色的是已建成高速、蓝色是“能通全通”在建项目、黄色的是“互联互通”国高项目、绿色的是“互联互通”省高项目。

  “毫不松懈,再接再厉,克服一切困难,加快建设进度!”会议的部署掷地有声。”3个小时的会议时间里,参会人员结合各自部门、地区推进县域高速公路的具体工作,只谈问题不说成绩。“紧盯目标压担子,挂图作战列单子,全力推进抽鞭子”。这是每次“能通全通”工程领导小组会的常态。

  这个小组,省长挂帅,多个省厅的“一把手”、16个州(市)的州市长们是成员,并明确各州(市)人民政府是本地决战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的责任主体,主要负责同志是第一责任人。

  既抓当前又谋长远,云南综合交通建设一路前行。

突出重点,全力以赴,撸起袖子加油干,决战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

 
 

2015年,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推进五大基础设施网络建设5年大会战意见》,规划到2020年高速公路里程达到6000公里。

 
 
 
 

2016年,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快高速公路建设的意见》,规划“十三五”期间全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8000公里。

 
 
 
 

2017年,省委、省政府提出实施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力争云南129个县(市、区),除德钦、维西、福贡、贡山等4个县外,其余125个县(市、区)全部实现通高速公路。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我省将全面加快高速公路建设,确保综合交通投资增长15%以上、投资总量力争居全国第一,全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超过9000公里,进入全国前列。

 
 

  过去用25年修了4005公里,“十三五”期间计划5年修5000公里,自我加压,是努力补齐经济社会发展短板的决心和担当。

  云南高速公路的大会战序幕正式拉开,签订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全省各地撸起袖子加油干。

  保泸高速老营特长隧道,40℃的高温环境里,工人只能靠冰块降温持续推进施工。100多人的突击队,24小时多班轮流干,所有大型机械配套双倍,争分夺秒无缝链接施工工序,他们在跟时间赛跑。

  大永高速(丽江段),钻机轰鸣,吊车林立,几十台施工机械同时作业,挖掘机不停挥动铁臂,运输车辆往来穿梭如箭,项目勇士7个月实现了前5公里比原计划提前18个月通车的艰巨任务。

  文麻(文山至麻栗坡)高速公路大法郎特长隧道,360米长的滑坡体,500多米的破碎带,每个月的进尺只有十几米。迎难而上,项目总工编写施工方案,工程部长下现场指导施工工艺、工法,力争2021年3月隧道能实现贯通。

  万里长江第一港水富港 通讯员 曾光祥 摄

  数据显示:

2017年,武定至易门、沾益至会泽、曲靖东绕城、小勐养至磨憨等12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

2018年,云南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加速推进,大理至宾川、镇雄至毕节等5个高速公路项目建成通车。

2019年,全省高速公路里程突破6000公里,90个县通高速公路。

  加密滇中、沿边拉通、滇西循环、互联互通。为补齐高速公路建设短板,今年3月,省委、省政府决定在决战县域高速公路“能通全通”工程的基础上继续加码,部署启动实施县域高速公路“互联互通”工程。

  打造旅游环线,建设新格局。我省提出加快完善大滇西旅游环线。在原有1600公里西北环线(大理-丽江-迪庆-怒江-保山-德宏)的基础上,新增1600公里西南环线(昆明-玉溪-红河-普洱-西双版纳-临沧-楚雄),形成“8字形”大环线,同时在大环线圈内建设形成若干个小环线,开发出适合不同年龄阶段、不同需求层次的旅游产品,最大限度地满足不同旅游人群的个性化需要。“建设大滇西旅游环线既是打通交通运输通道的现实需要,又是促进全域旅游、实现就业创业、助力脱贫攻坚、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抓手,更是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的重大举措。”

  省委、省政府领导对大滇西旅游环线高度重视、寄予厚望。

  补齐沿边干线,增加支线连接。云南规划建设起于泸水、止于富宁的沿边高速,串联沿边地区8个州(市)23个县(市),规划总里程约1802公里,总投资2214亿元。在加快推动瑞丽-孟连、勐醒-江城-绿春等沿边高速公路项目的基础上,实施孟连-勐海、河口-马关等4个高速公路项目,实现沿边高速公路贯通,推动沿边开放经济带发展。

  全力打造升级版高速公路服务区。按照标准化、景区化、数字化、严管理要求,我省将对全省高速公路服务区进行新一轮改造提升。2017年来,我省聚焦主要高速公路干线,针对服务区设置不足、规模不够、布局不合理的问题,新建、改扩建106个服务区,读书铺等26处服务区被评为全国百佳示范服务区或全国优秀服务区,实现了车加油、人休闲、路添彩,高速公路服务区成为了云南全域旅游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全省高速公路服务区整治提升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不是完结的时候,而是一个逗号,最多是个分号。要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新一轮改造提升,全力打造新的升级版。”省长阮成发提出更高要求。

  下一步,我省将对没有纳入改扩建范围的服务区,按照规范,对标对表,投入资金,对卫生间、停车场、绿化景观等进行提升改造,持续完善加油、充电、就餐、如厕、购物、淋浴等配套服务功能。在服务区大力引进深受群众欢迎的知名品牌连锁餐饮企业和便利店,开发更多智慧化应用场景,推进免费高速Wi-Fi全覆盖,努力把服务区打造成为干净、有序、智慧、特色的“司机之家”“游客之家”“云南窗口”,更好满足人民群众高品质、多样化出行需求。

  一条条巨龙在云岭大地上徐徐延伸,全省高速公路建设高潮迭起,全面提速态势已经形成。

  综合交通枢纽昆明南站 记者 杨峥 摄

带动一方,惠及百姓,交通引领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劲坚实支撑

  交织的综合交通网络,整合了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为云南经济发展注入动力,也让云南百姓的生活迈入“高速时代”。

  云南大部分贫困地区受制于交通欠发达,导致高原特色农产品难以外运、各种生产生活要素难以流动、产业发展难以发力。

  “在每一条高速公路规划建设之初,要主动对接脱贫攻坚和产业发展需求,对每条高速公路的布线选点进行深入研究,尽可能与易地搬迁、产业扶贫相衔接,打通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动脉’。把县域高速公路建成区域经济发展的‘增长带’,各族群众增收致富的‘小康路’。要积极服务全域旅游,既规划建设便捷高效的‘快进’交通网络,依托高速公路提高旅游目的地的通达性和便捷性,实现游客远距离快速进出目的地;还因地制宜建设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体的‘慢游’交通网络,打造具有通达、游憩、体验、运动、健身、文化等复合功能的主题旅游线路。”省委、省政府对我省综合交通运输的科学合理规划,精心做好设计的要求清晰而具体。

  因高黎贡山而得名的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公路等级低,出行靠走、物流靠人是它曾经的样子。随着近年来交通建设一路快马加鞭,农村公路基础设施短板不断补齐,一条条扶贫公路摇身变为百姓发家致富的“草果路”“山药路”“草莓路”,成为脱贫摘帽的“先行官”。

  贡山县茨开镇牛郎当小组是有名的草莓种植村,近年来,村民靠种植草莓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然而,村民们的草莓地基本都在陡坡地,极大地阻碍了草莓的运输。2018年,一条被称为“草莓路”的水泥硬化路修通,解了村民的燃眉之急。茨开镇嘎拉博村的黑妈小组村民钟文华是村里种植山药最多的,过去最让他烦恼的事就是如何把山药运下山,如今新的一批山药还没分拣好就已经被预定了,等到打包好后就可以用车直接拉去给顾客。修一条路,造一方景,富一方百姓,这是人们对“交通兴则百业兴”的朴素认识。

  据统计,2015年至2019年,全省累计完成农村公路固定资产投资1022.94亿元,新改建农村公路11.24万公里。截至2020年5月底,云南省“十三五”交通扶贫规划确定的乡镇和建制村实现建制村100%通硬化路、通邮,具备条件建制村100%通客车,为全省79个贫困县摘帽、8073个贫困村出列、511万贫困人口脱贫提供了坚实保障。

  “依托于建制村直接通邮率和快递乡镇网点覆盖率超过90%的基础,云南邮政业可借机着力提升寄递服务水平,打通农产品上行‘最初一公里’和工业品下乡‘最后一公里’。”省邮政管理局负责人介绍,云南地理条件特殊农村投递邮路单程长达16万公里。融入并衔接综合交通体系,全面深化交邮合作后,“云花、云茶、云果、云菌、云药”等云南特色农产品,可大力依靠电子商务“走出去”。

  香格里拉的松茸搭载云南波音757邮航全货机专线,当天就能直接送达世界第三、亚洲第一的南京中邮航空速递物流集散中心,全国62个城市可实现今日寄、明日达,138个地级城市可实现隔日递。

  越来越多的云南山珍和餐桌不再遥远。

  交通运输方式的突破,也深刻推动着云南产业的进阶和发展。

  奔驰在云岭大地的动车 记者 黄喆春 摄

  2016年,云桂铁路开通,文山因普者黑设站,一步迈入“高铁时代”。如今,“游普者黑、住仙人洞、品撒尼民俗文化”的招牌,使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

  同样的,昆楚大动车的开通,加速了滇西旅游转型升级,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将会蜂拥而至,汇于苍山、玉龙雪山脚下,聚于洱海之滨,滇西地区旅游业实现快速发展。

  高铁帮助云南拉近了与东部长三角、泛珠三角经济带等经济发展地区的距离,让更多的人发现云南商机,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提供了条件。高铁开通后,富源县已吸引36家企业入驻当地工业园区,大力开发煤炭资源,打造铝产业集群;在文山普者黑高铁站物流园区,年产值100亿元光电科技项目落地。

  今年以来,云南省深入推进省内环飞航线开辟工作,推动省内热点旅游城市间环飞常态化,加快省内“串”起来、“环”起来。截至目前,云南开通了19条省内环飞航线,覆盖丽江、西双版纳、芒市、大理、保山、腾冲、昭通、临沧、普洱、澜沧、文山11个机场,全省环飞航线周执行航班量已超300余班。随着环飞航线的开辟,从风花雪月的大理到神奇美丽的西双版纳,从世界佤乡临沧到养生天堂普洱,从磅礴乌蒙昭通到永远的香格里拉……

  产业拥抱“高铁”“航线”,给经济发展带来“红利”和“甜头”。

  近日,云南《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决定》正式出台,云南立足发展新目标再次起航。

  “现代化产业体系要求构建快速、高效、智能、安全、绿色的现代基础设施网络支撑。”副省长邱江说,“十三五”以来,云南综合交通运输进入了全面提速阶段,交通基础设施实现了从“基本缓解”到“基本适应”的重大转变。接下来,云南将构建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元蔓高速红河至元阳段 图片来源:云南日报客户端

  构建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首先是进一步加快补齐交通基础设施短板,逐步建成完善的交通基础设施网络,服务和融入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着力加快同周边国家互联互通国际大通道建设步伐。其次要加快深化交通运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交通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取得成效,早日形成有效交通运输供给能力。再次要构建有效衔接的多层次运输服务网络,服务产业的转移承接、资源的有效开发和资金技术人才的合理流动,促进云南与周边省份、省内各地区间的分工与协作。

  “十四五”将是云南综合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机遇期,省委、省政府强调,要立足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抓住交通强国试点省份建设机遇,坚持全省“一盘棋”,加强方向性、战略性问题研究,潜心谋划好“十四五”综合交通发展。要加强与国家部委的对接,加强对州市规划工作的指导,统筹好“十四五”综合交通发展规划与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国土空间规划等,深入研究储备一批综合交通项目,特别是县域高速公路“互联互通”工程项目,做实做细做深前期工作,加快建设以昆明为中心、辐射各州市的高速公路网,更好畅通人流、物流、信息流,带动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云南的交通史记录和守望着云南的发展史,放眼未来看交通,云南一通百通。

  云南网记者 谭晶纯 李承韩 段毅

责任编辑:孙重远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