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云南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图说云南 >> 正文
村民老罗和他的“陶友”们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1日 16:16:26  来源: 新华网
分享至:

  原标题:村民老罗和他的“陶友”们

  这几天,老罗的陶艺厂里来了几位和厂里工人看上去不太一样的制陶师傅。一位穿着拉祜族马褂却看上去像个外地人,另一位身着长布衫,长发飘飘。他们和陶艺厂里的其他工人一样,一在陶艺拉坯机前坐下来,就要忙活一整天不起身。

  任朝斌和白忠贵正在制作陶器。新华网 丁凝 摄

        他们是应2019云南临翔国际柴烧创作营的邀请,来到云南省临沧市碗窑村的陶瓷艺术设计大师任朝斌和白忠贵,这次他们与来自俄罗斯、马来西亚、韩国、美国、澳大利亚5个国家以及全国各地共计40多位陶瓷艺术大师一起来到碗窑村,和村民们一起“玩泥巴”。

  任朝斌正在制作陶器。新华网 丁凝 摄

        老罗原名罗星青,碗窑村罗家第九代制陶传承人,大家都唤他 “老罗”。他14岁便跟随父辈学习制陶,现年53岁的他已是碗窑村清心陶艺厂的厂长。

  白忠贵正在制作陶器。新华网 丁凝 摄

        茶壶、香炉、灯台、火锅、砂锅、笔筒……“只要我看到作品或图画,我就能把它制作出来。”老罗自信满满地说道。取土、和泥、拉坯、烧制……制陶的每一道工序都不能马虎。2014年,老罗在修缮原有1000平方米旧厂房的同时,选择新址建盖了1100平方米的新厂房,并购置球磨机、雇佣技术熟练的陶工。“厂子现在每年大概会有70多万的营业额,刨去成本和工人工资,一年能有十多二十万的纯收入咧!”

  2019云南临翔国际柴烧创作营,艺术家们正在集体创作。新华网 丁凝 摄

        在碗窑村,像老罗这样从小就开始学习制陶的村民并不少见。

        碗窑村隶属于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博尚镇,制陶历史悠久,代代相传的土陶技艺有近300年的历史。如今的碗窑村,制陶艺人多、龙窑规模大,形成“全村玩泥巴,男女制陶器”的局面。

  2019云南临翔国际柴烧创作营,艺术家正在创作。新华网 丁凝 摄

        早在2005年,碗窑传统制陶之乡被临沧市公布为临沧市非物质文化保护项目;2011年碗窑村龙窑被公布为临沧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全村共有龙窑13条,已申报的制陶艺人14人,其中,省级传承人2人,市级传承人2人,区级传承人10人。目前,碗窑村共有513户1964人,有72户生产和营销陶器,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4户。全村年产陶器20万余件,陶器产业总收入达350多万元,占全村经济总收入的8.4%。

  2019云南临翔国际柴烧创作营,艺术家正在创作。新华网 发(符立智 摄)

        临翔区被称为全国“三土之乡”,高岭土、稀土、硅藻土储量巨大,其中高岭土可采储量达1018万吨,占全国储量的八分之一。

        任朝斌和白忠贵对碗窑村并不陌生,他们和老罗早在十年前就已认识。

  清心陶艺厂厂长罗星青。新华网 丁凝 摄

        对于任朝斌来说,最兴奋的事情莫过于看到作品从瓷窑中拿出来的那一刹那,釉色在瓶身上的流转。任朝斌是河南郑州人,对钧瓷的釉色变化和造型设计有很深的研究。来云南的十年间,他走遍40多个少数民族村寨,把云南的少数民族风情融入到了自己的作品中。

  碗窑村开窑点火仪式。新华网发(符立智 摄)

        “昨天我们用老罗家有38年历史的老龙窑烧制了几件作品,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能烧出那么漂亮的釉色!”任朝斌眉飞色舞地说道。“当时在场的几位窑工也惊讶了,说他们长这么大,还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的瓷器。”

  白忠贵正在制作陶器。新华网 丁凝 摄

        这次来到碗窑村,任朝斌把自己的工作室建在了这里。“碗窑村的工人们拉坯技术非常过硬,有自己独特的方法,一些很大的器形他们也能轻轻松松拉起来。但是本土陶制品偏向实用性,造型也比较单一,希望我们的到来可以帮助他们提高作品的艺术含量,让当地的窑工家家户户也能做一些比较新颖的作品,增加产品的附加值。”

  罗星青家的老龙窑。新华网 丁凝 摄

        “烧制陶瓷最基本的原材料就是高岭土,临沧有这么优质的高岭土资源和少数民族风情,同时当地政府对传统文化大力支持,我想接下来我们会带着工人们做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任朝斌说道。

  任朝斌从老罗家的龙窑内取出作品。新华网发(供图)

        而白忠贵则专注于三彩绞胎工艺。“老罗家的老龙窑有38年的历史了,窑汗在窑壁上累积的已经很丰富了,但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形成窑内氛围的转化、如何控温、怎么用柴,这些精细化的操作都会让作品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下一步我们会更为细致地教给窑工们这些技法。”白忠贵说道。

  任朝斌和白忠贵与碗窑村村民交流。新华网 丁凝 摄

        前些日子里,老罗模仿着白忠贵的技艺做了十几件绞胎制品,“一个小小的花瓶就能卖到1千多元钱!虽然做工更为细致和耗时,但是利润真的高!”老罗告诉记者。

  2019云南临翔国际柴烧创作营,艺术家正在创作。新华网 丁凝 摄

        对于陶艺厂的未来,老罗充满了信心,“希望厂子以后能更加产业化和流程化。还有政府的大力支持,任老师、白老师这些大师们的帮助,我相信清心陶艺厂的未来会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钱霓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