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科教 >> 正文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展示】野菜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7日 07:27:00  来源: 云南日报
分享至:

  作者:杨仕荣

  20世纪60年代,正处于吃大锅饭时期。我的家乡由于地处高寒彝族山区,生产条件落后、地瘦土薄,粮食产出较低,每家所分到的粮食最多只够吃半年,野菜洋芋饭、野菜包谷荞麦饭是家家户户餐桌上的“常客”。

  大人们白天到山地里劳动,人人背上少不了背篓。劳作时,碰到灰灰菜、野胡葱等,他们就随手连根拔起装进背篓。放工回家时,大家爱走山坡荒地,路上再找些荠菜、桔梗、蒲公英、面蒿、蕨菜等,把背篓装得满满当当。

  回到家,大人小孩忙着分拣野菜,煮野菜,熬野菜糊,做野菜饭。山村的夜晚,弥漫着浓得泛苦的野菜味道。野菜当菜,也当饭,掺在饭里一起吃。我们小孩见大人吃得香,自己尝一口却苦得难以下咽。偶尔不用吃野菜,还能吃上肉,那就是过年过节了。

  改革开放后,家乡的粮食增产增收,洋芋、包谷、荞麦要用马驮车载,各家的粮食总量相当于原来的几倍。家家户户顿顿吃的是纯粮,菜碗里白菜、洋芋、黄瓜、茄子、花生、猪肉等花样不断,野菜渐渐从餐桌上销声匿迹。

  再后来,村里人把洋芋、包谷、荞麦卖了,买回大米当主粮,包谷荞麦饭也退出了饭碗。大家用上了酱油、味精等调味品,学会了煎炸炒焯炖烤,把日子调理得有滋有味。

  近些年来,乡村的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生活水平不断提升,香甜苦辣咸,鸡鸭牛羊肉,想吃什么有什么。听说山间地头那些野菜成为抢手货,重新上了餐桌,我将信将疑,他们怎么就又喜欢上那些苦得发涩的野菜呢?

  去年“五一”小长假,我带家人回老家。晚餐吃的是火锅,地道的土鸡汤色纯正、香气扑鼻。我正说还差几道绿色蔬菜,母亲就端出了灰灰菜、荠荠菜、蒲公英、蕨菜头。

  我问母亲怎么还吃野菜?母亲笑笑说,现在大鱼大肉吃腻了,来点不施化肥、农药的野菜,对身体有好处。这和你小时候吃的野菜味道不一样,吃吃看,又嫩又脆!

  近半个世纪的时光,改变的不仅仅是人的口味,还有对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的追求。50多年前,天天吃野菜掺饭,人人都想摆脱野菜的苦涩;现在,健康营养的野菜受到欢迎,苦中自有别样的生活风味。

责任编辑:董明强
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