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科教 >> 正文
文化迪庆有传人 说唱格萨尔,塔城百灵鸟的此生最爱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4日 08:52:08  来源: 云南日报
分享至:

和金梅深情地说唱

“你的头发为何梳一半不梳一半,你的脸为何洗一半不洗一半,你的手为何白一半黑一半?”……53岁的和金梅面朝太阳肃穆而立,歌声遏云绕梁,婉转处催人泪下。每次当她唱起这首藏族伟大的史诗《格萨尔王传》,总能让听者为之动容。

《格萨尔王传》是藏族的鸿篇史诗。在漫长的历史中,这部史诗一直以口口相传的方式在藏地广泛流传,并逐渐艺术化,形成了独特的“说唱”表演和传播形式。但让人遗憾的是,如今在迪庆,格萨尔说唱已成重度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说唱格萨尔的传承人已经不多了。

“从14岁接触格萨尔说唱,我就被这个故事打动,并深深爱上了它。此后几十年,我一直跟着阿佬学唱格萨尔,现在已经能把52段全部唱完了。在塔城、在迪庆,我可是除了阿佬之外唯一能唱完的人了。我会一直唱下去,让格萨尔的故事代代相传。”说到动情处,和金梅美丽的眼睛笑成了弯月亮。和金梅口中的“阿佬”,就是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和明远。他既是和金梅的老师,更是和金梅信任和依赖的长辈。

14岁时的一次集体劳动,让和金梅与格萨尔说唱结下了一生的缘。劳动之余,大人们跳起锅庄,刚刚初中毕业的和金梅则缠着和明远讲故事。和明远年轻时曾在寺院中学习藏文并习得了格萨尔说唱的曲调,那个下午,格萨尔的故事就随着和明远的讲述和唱颂深深刻在了和金梅的心中。悠扬深沉的曲调,让被称为“塔城百灵鸟”的和金梅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我要跟你学!”少女和金梅激动地拉着和明远的手要求。“按咱们藏族的说法,唱这个生活会很艰难的哦!”和明远认真地回答。“我不怕!”和金梅坚定地说。“那好,我教你。”和明远也郑重承诺。这一教一学,就是近40年。和明远的吟唱从此不再孤单,师徒二人的格萨尔对唱,将英雄的故事传到塔城及周边。

一曲唱完,不仅我们深深着迷,连旁边的藏族小伙子也听呆了:“我还是第一次听格萨尔说唱,太美了!”和金梅笑了:“我们当地听过格萨尔说唱的藏族群众越来越少了,所以我着急得很。阿佬现在70多岁了,身体不太好,我只有天天缠着他,尽可能多学点学好点。”“难学吗?”记者问。“太难学了!我很聪明的,电视剧的歌看两遍就会。可是格萨尔说唱,需要很多遍才能学会记住。” 格萨尔说唱没有歌谱传世,全靠人们的记忆传承。所以,不敢错不能错,是对传承人的基本要求。

一项技艺的传承不仅靠喜爱,更要靠坚持。为了学好学全,和金梅几乎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用上了。向老师一句一句地请教,回家一段一段背诵。“我学了那么多年,直到最近几年,才把阿佬掌握的10多个唱腔、50余段故事全部学会。”看着旁边跳得热火朝天的热巴,和金梅颇有个性地说:“塔城的藏族都爱跳热巴,我以前也爱,还是维西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塔城热巴舞代表性传承人呢!可现在,我就独爱格萨尔说唱,我要成为格萨尔说唱的传承人!”阳光穿过碧蓝的天空,铺洒在色彩对比鲜明的藏式木楼前,让人看到了塔城文化最艳丽最炽热的一面。

为了保护格萨尔说唱这项重度濒危非遗,当地想了很多办法。除了和金梅,和明远也在对自己的子孙辈口传心授,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掌握这项传统的艺术。而作为塔城村委会的妇女主任,和金梅也会在各种场合推广格萨尔说唱。“来,让我给你们唱一个伟大英雄的故事吧!”已成为和金梅在村级活动结束后的“口头禅”。

“给我准备一顶黄色的狐狸帽,给我准备一个象牙的板指,给我准备一双氆氇做的乌拉靴……”看周围的人们都沉醉于这意味悠长的吟唱,格萨尔说唱的传承之火定不会熄灭。本报记者 张若谷 熊燕

储东华 李文君 文/图

责任编辑:赵玮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0007612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