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 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科教 >>  正文
彭荆风在云南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8日 09:49:17  来源: 云南日报
分享至:

  

  1950年3月,身背步枪随军跨越了赣、粤、桂、黔、滇5省战地,步行3000多公里,历时10个月的行程,彭荆风随解放大西南战役的部队进入了昆明。

  此后直至去世的68年时间里,他把云南当作故乡,把家安在这里,把命运交付这里,把所有的情感和热爱付予这片神奇而深情的大地,把一个作家一生的激情和心血毫无保留地挥洒在这里。

  在雨季漫长的原始森林,在浓雾飘浮的峡谷,在奔腾的江水和马帮铃声回响的边寨,他和拉祜族、佤族、基诺族、哈尼族、瑶族、苦聪人、独龙族兄弟围坐在火塘边,是的,他在心底里把所有的少数民族都当做兄弟。他们一起坐在茅草房里,围着火塘,就着手搓辣子吃着冷饭团、竹筒饭,喝浓酽的烤茶,分享同一个碗里的包谷酒。月光照在芭蕉树上,照在大榕树上,照在木棉树上,照在芦笙吹响的静夜里。

  1952年,彭荆风作为军队的文化教员主动申请去条件艰苦的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搭车加步行十多天到达普洱后,又不顾部队的挽留,一个人走了十多天抵达澜沧,割草、砍木头搭建茅棚,行军打仗宣教。而当时的云南并不是一个想象中的浪漫边地。从1950年春起,云南各地持续了三年多的剿匪战斗虽然已经接近尾声,但滇南的澜沧还有局部的战斗。澜沧属于亚热带地区,虽然美丽肥沃,但由于过去痢疾、恶性疟疾等传染病长久流行,死亡率极高。是人人谈起色变的蛮荒瘴疠之地。

  1952年初,全军开始“文化大进军”,彭荆风也踏上了那条蜿蜒于哀牢山与无量山脉之间、南去澜沧的古驿道。 1952年冬,彭荆风所在的连队结束了大黑山的剿匪战斗后,奉令进军西盟佤山。解放西盟后,部队又连夜急行军攻取了边境要道——大力索寨,并以那里为驻地负责该区域的巡逻、打伏击及发动群众等任务。部队在佤山的一些大部落分驻了民族工作组后,彭荆风又成了联络员。多数时间,他一个人背着一支卡宾枪、四枚手榴弹在人迹罕至的山路上行走。

  就这样,彭荆风走遍了西盟佤山的大小部落和山林,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看清了西盟佤山的全貌,了解了那些古老而特异的民族习俗。他常常在夜晚蹲在佤族、拉祜族人家的火塘前,就着时明时暗的火光写作。当时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生产力非常落后,不少人家连锄头都没有,播种还处于用长刀砍地、用木制的梭标点种的原始水平。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彭荆风创作了《当芦笙吹响的时候》、《拉祜族小民兵》等作品。

  他后来回忆说:“云南边疆是个风光旖旎、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山光水色是那样迷人,少数民族的历史和风俗又是那样奇异,他们过去的苦难和解放后对新生活的向往,更是深深激动我。这一时期的战斗生活,对我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有了比较踏实的生活基础,也就能够比较熟悉地描写边疆的斗争和人情风俗。”《当芦笙吹响的时候》等小说,“就是那段生活的记录。”

  1956年,彭荆风从边疆连队调到昆明军区任创作员。这一年,他和陈希平合作,将《当芦笙吹响的时候》改编成为电影文学剧本《芦笙恋歌》。这部剧本以小说原作为基础,进行了新的构思。剧本仍然以拉祜族汉子札妥为男主人公,同时新增加了女主人公娜娃的形象,精心设计了青年猎手札妥与美丽姑娘娜娃的爱情线索,并以此展开故事,揭露了旧社会反动统治者对拉祜族人民的欺压,歌颂了新社会党的民族政策让拉祜族人民获得了新生。

  影片《芦笙恋歌》1957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影片放映以后,受到了全国观众的欢迎,成为新中国建国十七年间的经典电影之一。全国人民第一次从银幕上直观地了解了一个处于云南密林中的少数民族的生活和情感。由著名作曲家雷振邦作曲的电影插曲《婚誓》优美动听,更是不胫而走,传唱至今。

  彭荆风对于云南这块神奇美丽之地的热爱持续了一生,融入他的创作中的,不仅仅是鲜明的云南特征和云南故事,更是不由自主流露在笔端的云南情感、云南气息。彭荆风是一位以云南边地的地域色彩以及文学的乡土性赢得读者的作家,这在他的短篇小说中尤其突出。《驿路梨花》、《杏花如雪》、《橄榄》、《今夜月色好》、《熊的寻根》、《豆腐》、《蚂蚱》、《紫米》、《雷的回答》、《蛇》、《赛虎》、《羊司令》……来自云南大地的乡野气息,动物、植物和花草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对自然意象的诗意描绘,对小说主人公唯美的速写,处处都有着他在彩云之南的心灵感动和浪漫联想。彭荆风说过,“我在云南这块土地上生活了60多年,比对我的故乡还熟悉。地域性不会对作家的创作形成局限。生活是一个地方,但是你的观念、思想、学识不能限制在一个地方。”在他的作品中,云南的意韵和意趣并没有局限于一域,而是浸漫于文字之中,成为更宽阔更奇丽的背景,为中国文学和读者奉献了隽永的记忆。

  彭荆风的文学成就得益于他数十年来扎根云南、深入边疆、和各少数民族情感相通的人生追求,得益于云南大地的大山大河峡谷深林的雨雾滋润、日月精华,得益于各族人民温暖的火塘、曼妙的歌舞、明亮的笑眸、纯真的情感。

  作为一个作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驱使他在年龄越来越大的时候仍不顾劳累,一次又一次踏上实地考察的旅途,一页又一页地记着采访笔记,一本又一本地在故纸堆中翻阅。

  彭荆风真正开始动笔写作《解放大西南》一书,是上世纪90年代末,除了查阅无数的资料外,对手头已有的材料再进行了解、访查、分析、综合、筛选,为了使这部作品真正具有史料性、文学性和可读性,他还多次走访滇、黔、川过去的战地,光是贵州一地就去了四五次。他说:“地理、地形、地貌、气候等与战争的进行有着密切关系,要写好这场大战,就应该像那些高明的统帅一样,对此关切。当年我在向大西南进军途中,出于年轻作家和军人的敏感,是很留意沿途山川、气候的特色。在以后的生活中,山城重庆、成都大平原、刘邓大军从湘川交界进入川南的秀山、第五兵团横扫贵州的湘黔线、高寒山区的毕节,我都去实地观察过;滇南追击战的红河两岸以及从墨江、元江到西双版纳,我更是步行走过的。在访问一些战斗亲历者时,我也会详细询问那一带山川、气候、人情风俗的特色。这都是写好这本书不可缺少的。”

  正是这样用史学家的态度和方法、文学家的语言和叙述、亲历者的热血记忆和情感,彭荆风创作出了这部气势磅礴、辉煌壮丽的史诗般的巨著,同时也在他80岁时走上了自己文学创作的又一个高峰。

  近70年的创作生涯中,彭荆风一直践行着一个作家的初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以文学作品描绘时代的风云以及人民的梦想与心声,最终成就了一个文学的传奇。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彭荆风几次前往腾冲。2005年,他攀上陡峭的高黎贡山去寻觅从前的战地,当地研究抗日历史的专家看他年过七旬,劝他不要上去。彭荆风却坚持要去:“给我一根棍子作拐杖就行了。”上山途中,彭荆风看了看那位专家,问道:“你怎么还穿着西装皮鞋?”对方说:“我想老作家来调查,最多开个座谈会就行了,没想到您还要爬山。”

  整整一个月,彭荆风把书中提到的高地重新勘察了一遍,一双登山鞋磨坏了。他的长篇纪实文学《挥戈落日——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问世,全景式地展现了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的历史。

  《挥戈落日——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被评论家称为是所有描写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的文学作品中最真实、广阔的一部。

  彭荆风的另一部得意之作——《滇缅铁路祭》,被认为填补了铁路史的空白,而小说的线索来源于一次茶余饭后的谈话。有一年,彭荆风去临沧,偶然听说抗日战争时,有一条30万人参加修建的铁路,刚要修成,日军就打来了,不得已又给拆掉了。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这条滇缅铁路没再修复,并且鲜为人知。

  得知有20万人为修建这条铁路献出生命,在中国铁路史上绝无仅有。彭荆风当即决定,沿着铁路去看看。回到昆明后,他又跑到铁路博物馆查资料,被回复说没有任何资料。他便四处寻访当年的老工人,但是,当时处在底层的工人也并不太清楚更多的详细情况。

  为了解更多真相,彭荆风分别找到云南省图书馆、云南大学图书馆,都一无所获。

  一片空白,反而激发起了彭荆风深厚的兴趣,最后他在省档案馆查到了相关资料,那些深藏于郊区地下仓库的档案纸张早已泛黄,一捻就破,翻起来满手灰尘不说,积满的尘菌更是让人奇痒无比。等到后来,脸上、脖子上都长出了红疹子,很长时间才痊愈。

  档案材料是不完整的,也没有经过整理,都是一些零碎散乱的记录。但是,彭荆风却凭借作家特有的敏感和才能把它们串联起来,写出了《滇缅铁路祭》。

  作品一经出版,就引起了强烈反响。彭荆风之后收到过那些当年的筑路工人亲属的来信,他们说,读一遍哭一遍。其中,有人特地从国外赶到云南,希望再加印1万册,送给那些曾经为滇缅铁路流过汗流过血,甚至献出生命的筑路工人的后代。

  彭荆风常常说:我们既然献身于文学,就要心存高远,永不放弃我们的责任感。文学的高峰虽然难以攀爬,但是,我还是不愿就此停步;生命不息,拼搏不止,一直是我对文学的追求!

  记者 王宁

责任编辑:赵玮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0007612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