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 云南网 >>  云南频道 >>  资料区 >>  正文
彭荆风美文|卡马寨往事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6日 19:36:50  来源: 云南网-云报客户端
分享至:

   彭荆风(配图)

  作者:彭荆风

  前些日子过澜沧时,我向当地朋友提出,能不能让我进大黑山深处去看看。他们为难地说:“那里还没有通公路,仍然是山林深密坡陡路窄,而且那一带的雨季又比别处来得早。去不成。”

  我说,从前我就是雨季中进山去的。

  同行的朋友大笑:从前是什么时候?那时候你是20多岁的强壮小伙子!如今你多大年岁?你今天的身体状况怎么能和50多年前比?

  我为之默然。时间也真快,怎么一晃就50多年了?

  1952年夏秋,我曾随同一支连队在澜沧的大黑山战斗过。澜沧县地处横断山脉纵谷南段,大黑山又是那一带的最高点,海拔2516米,又因为是北亚热带雨林气候,也就雨水充足,原始森林如一簇又一簇浓厚的黑云分布在起伏山岭上,从而被人称为大黑山;过澜沧去一向是边境线上匪徒出没的地方。

  1951年春,盘踞在澜沧江南岸的匪众,在我们团(步兵第一一五团)打击下,一部分逃往境外,一部分遁进了大黑山与当地的惯匪结合,依靠那里的深山林密继续顽抗;他们当中还有不少被欺骗、威胁的拉祜族、哈尼族人,也就能够利用山形地势的险要,一再躲过我们的追剿,还时常来偷袭、伏击我们。

  我们部队也及时采取了“敌散我散”的战斗方式,把部队分散开来。我们这个连(第五连)就是以大黑山深处的卡马寨为中心,全连以班排为单位分驻在六七个寨子,一边武装搜山,一边向当地的拉祜族人、哈尼族人宣传民族政策,让他们了解、支持我们的作战。

  卡马寨位于一座突出的山岭上,散落地构筑有40余座草顶泥篾墙的低矮房屋,四周是更巍峨高耸、终年被云雾遮掩的大山;暴风雨刮来时,山上的树林也随着狂猛地嘶吼摇晃,似乎要把这小小的村寨也卷裹起来抛向空中跌入峡谷间。

  我到达山寨的第一个晚上,就被狂暴的风雨震慑得长久难以入眠,不知道还能否在这小茅屋里呆下去?

  我们连队刚进驻大黑山时,由于语言不通,交流困难,拉祜族人、哈尼族人对我们很是怀疑、戒备。向他们打听情况,也只是一味地摇头;但我们很有耐心,不搜山出击时,就帮他们扛水(大山里的人都是用竹筒扛水)、舂米、喂猪,还让医生、卫生员给她们看病,这才逐渐缓和了他们的恐惧,而最早愿和我们交往的是寨子里的孩子们;山区生活寂寞,他们除了放羊、放马、拾柴外,别无事情可做,大雨天,出不去了,就在小茅屋里烤火、睡懒觉,顽皮地抱着大公鸡去啄猫啄狗,而最感兴趣的是听部队唱歌;连队虽然是分散住在各家各户,但出操,吃饭,晚点名时都要集合唱歌,歌声雄壮嘹亮,使寂静得过于单调的山野充满了战斗气势。歌声一起,孩子们就会围上来着迷地听着,小声地跟着唱,没有原来那样生疏了。我闲暇时看书、看报,写日记,他们也会围过来观看,还好奇地问这问那;我就给他们念一段书上或报纸(虽然这是几个月前的报纸,从昆明、普洱用马帮驮运,要走二三十天才能送到这大山里),但对我们来说,报上的一切仍然是最新的“新闻”,更是把孩子们听得入了迷,一见我有空就要围着我,请我念书、读报。

  有一天,我住的那家名叫“小四九”的男孩(他是父亲26岁,母亲23岁,父母合起来四十九岁时出生的)问我:“你怎么认得这么多字?”

  “学的!”我说。

  “我可以学么?”

  “当然可以。等以后把这里的土匪消灭完了,你们生活改善了。也可以读书。”

  “去哪里读?”

  去哪里?我被问住了,这大黑山里从古以来都没有一所学校,要读书,只能步行4天去往当时的澜沧县城募迺,那里有一所小学。

  小四九的脸上显出了失望的神色,他们哪里有条件走那么远的路去读书。

  我也知道,这在当时,对这些拉祜孩子来说,可是遥远无望的事。我的心也沉了下来。

  从那天以后,我也一直想着这事,这边地大山里由于匪患未靖又经济落后,几年内都不可能有学校,孩子们可是一天天在长大,他们多么希望能读书认字啊!

  我把这事向连队领导作了报告,他们也觉得这是个问题,商量了几次后,决定为孩子们先办一所识字班式的学校,并由我带着“小四九”一家家去征求意见,愿不愿意读书?

  拉祜族人被这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搞得茫然,孩子们却高兴得跳起来,“好!好!太好了!”她们欢快地跳着叫着。

  为拉祜人办所学校的事立即紧急地列入了连队的议事日程,并且得到了远在60华里外的新营盘的营领导同意。我们的战士多数来自农村,全都明白没有文化的痛苦,很愿为这些拉祜孩子的学习尽一份力,他们利用战斗的间隙上山砍伐竹木、割茅草,在寨子旁边开辟地基,只用3天时间就盖起了一间可容纳四五十个人的大教室。

  课桌、黑板也是用木板、竹木打造,没有粉笔和纸张、课本,战士们就捐出自己有限的津贴费,由连队派人远走几天路去澜沧县城购买。那正是山林里多雨的8月,整天大雨如瓢泼般倾泻下来,为了不让粉笔、做课本的纸张淋湿,去办事的战士把仅有的一件雨衣来包裹这些学习用具,自己却淋了几天的雨。

  我们把纸张裁订成册,再照着小学语文课本,一本一本地抄成书,发给孩子们。

  当时连队在卡马寨只有两个文化教员,一个奉命代理刚调走的副指导员的工作,这教学工作就由我来做。每天早晚各上两个小时,从语文第一课开始识字,再就是听报讲故事,学唱歌……

  27个男女学生,大的十一二岁,小的只有七八岁。这可是大黑山自古以来的第一代读书人。当他们得知自己是这样“不同凡响”的人物后,都很高兴、骄傲,整天抿着小嘴笑。

  教室门外还经常站满了他们的年轻母亲和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孩子们的朗朗读书声、清脆的歌声多好听呵!孩子们来读书后,也比以前懂事懂礼貌了,她们比孩子还高兴呢!

  附近几个拉祜人、哈尼人寨子的孩子也要求来上学。学生也一天比一天多了。

  孩子们也把在课堂学到的知识,对政治时事的了解,说给他们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听,寨子里的拉祜族人也就与我们相处得更亲切了,不仅经常和我们聊天,还敢于向我们报告匪情了,让我们的出击不至于扑空;惯匪头目李德威藏在原始森林里,多次去追捕都被溜掉,是寨子里拉祜人为我们带路,才把他们击毙;有一次搜山,在卡马寨人带动下,附近几个拉祜、哈尼寨子的青壮年男女全部参加了,五六百人分10几路进入稠密的原始森林,逼得躲藏在里边的匪徒,有的摔进悬岩下,有的被擒。这与孩子们对他们父母的影响很有关联。

  这年(1952年)冬,我们连队又有了进军佤山新的战斗任务,撤离了大黑山。见我们要走,孩子们都难舍难分地哭了,我们也担心,这刚办起的学校会夭折。

  我们向来接防的一支边防连队介绍了办这所学校的过程;他们也很感动地说:你们别担心,学校我们会接着办下去!

  我们这才放心地走了!

  如今50余年过去了,岁月沧桑,当年的孩子们也应该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山区生活还艰难,他们在以后读书读到了什么程度呢?

  我怀念他们却又无法去了解,这遗憾之情也就如同大山般长久沉重地压着我!

责任编辑:董明强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0007612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