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首页 | 邮箱    
【美丽云南·穿越自然保护区】余建华:滇金丝猴就是我的家人(高清组图)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 2018-06-16 02:11:31 星期六  来源:云南网

13日凌晨5点半,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万物俱静,这里的生灵沉睡着,等待着第一缕破晓的晨光。而在保护区内,维西县塔城镇响古箐村民小组的傈僳族村寨已经亮起几点灯光。65岁的护林员余建华已经准备好食物,徒步赶往滇金丝猴响古箐上组观猴点。

“到了观猴点,首先确定猴群是否还在昨晚的夜栖地。如果不在了,得先找到他们。”余建华身材削瘦,但身子硬朗,步伐稳健。他说自己的工作是:跟着猴群跑,除了投喂䃼充食物外,还要观察它们的生活区域,看食物够不够,有没有猴子生病,遇到危险物要清除免伤到猴子,一直到晚上8点多,猴群找到夜栖地后才能回家吃晚饭。

这是余建华和护林员同伴们的日常工作,雨雪无阻,年复一年。

身份转变:从第一猎人到第一护林员

余建华从18岁开始打猎,一直到45岁。“大到野猪、熊,小到野鸡、野鸭,都是我的猎物。”余建华回忆猎人生活,语气莫明,似乎那个身份已经和现在的自己形成了一种割裂。“但是从来没有猎过猴子。”这句话他说得十分肯定。

促使余建华身份转变的,是当时维西县林业局的一位局长,现已退休。“因为我是最会打猎的,那位局长找我劝我做护林员,把打猎的本事用在保护猎物上。”1997年,余建华有了新的身份。这个决定,让他每天15元到20元的打猎收入变成了每天6元的护林员补助。家里人因为这个天天和他吵架,而他以前做猎人时的朋友也觉得受到“背叛”,但余建华的决定未曾动摇:“我喜欢猴子。”

观念转变:从护林员“老余”到“小余”

两年之后,林业局决定再招4名护林员。这一次,余建华亲自到村里一家一家地请人。那时候的余建华,俨然成为护林护猴的带头人。

“我觉得,人不能只看眼前的得失,而要看长远的发展。如果有一天,山里的树被砍光了,猴子不再出现在响古箐,那才是最大的损失”余建华感慨道。在余建华小的时候,曾经听爸爸妈妈唱过一首古老的傈僳歌谣:“山上的鸟儿和动物,因为有了树才来这里。当树开花时,鸟儿欢唱动物跳舞。”

护林员的早餐

傈僳人对大自然的这份热爱一直在沿续着,随着余建华的坚持,越来越多的村民愿意与之为伍,愿意加入护林员之中,愿意为滇金丝猴的繁衍生息出一份力。时至今日,在塔城镇响古箐一带,像余建华一样的护林员有20多位,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基本都姓余,从“老余”到“小余”,一代代护林员,守护着这座雪山上最美的精灵。

猴群转变:从一见就跑到互相呼唤

最开始,猴子看到余建华就会转身跑掉,然后远远的观望。余建华已经记不清,猴群第一次吃下他投喂食物的具体时间,但是当时的心情仍然记忆犹新。“终于肯吃了!太感谢了!”这一句“感谢”的心声,与其是感谢猴子们终于接受自己,不如感谢自己长达十年如一日地对猴群的付出终于得到回应。

“那个时候,天天跟着猴子走。”天长日久地相处,余建华知晓了猴子们的喜怒哀乐,甚至能听懂“猴语”。

“喔,喔,喔,阿刮捏?”(喂,你们在哪儿?)

“嗯嗯,嗯嗯,嗯嗯。”(在这里,在这里)

当余建华和护林员用一声声悠长的傈僳语向猴群呼唤时,从远方昏暗的林子里传来猴群的应答声。这一幕让人感动不已。

“现在,猴子就像我的家人。有时候两天不上山,心里就不舒服。”余建华望着从林间呼啸而来的猴群,眼中尽是柔情。但别以为他是个好说话的人,一旦有其他人越过警戒线,哪怕是领导,他都会怒视喝退,“你不许进来!赶紧退出去!”

一旦有人进入警戒线,余建华会指着他让他出去,以免惊扰猴群

“猴群有自己的秩序,我们要尊重它们在大自然中形成的生存法则。”余建华说,护林员们都一直坚守这个底线,不过多打扰猴群。

策划:谭晶纯

执笔:陈创业

摄影:陈飞 陈创业

参与:融媒体记者 张莹 普建彬 周柯妤 付兴华 尤祥能

中国绿色时报记者 杨劼

迪庆日报记者吴姗蕙

迪庆州电视台记者 和志荣

更多精彩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 韩焕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