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本网报道
那一抹夕阳
2018-04-10 18:33:1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又是春天了! 父亲。

你身边的那片树林又挂起翠绿翠绿的叶子, 应到山坳的那一声声布谷鸟的叫声, 你听到了没?

翻过山峦, 便是我们家了,你那用平生汗水建起的房屋周围绿树葱茏, 又飘起炊烟了。想象我从学校回来的时候一样,你总是站在门前的那棵栗树下弯着背脊期待我。可现在, 现在我总是沉沉地回到故里, 又沉沉地离开你曾经生活的这块地方。没有你的身影, 你走过的那段路依旧那么弯弯曲曲, 你在小河边栽下的那一棵棵柳树, 依旧悄悄地落叶又悄悄地发芽。

那山坡下的夕阳总是沉沉的抹过, 你就静静地躺在夕阳抹过的地方, 每次我走近你的墓地, 就有一滴滴断线的泪滴滚落下来, 润湿我心里总是惦记的那片土地。每一次回到故乡和离开的时候, 我都要来到这里默默地向你告别, 可你再也不能起来为我送行。你用过的那截拐杖依旧在, 但离家只剩母亲那孤孤单单的身影。

记得你病重的时候, 你说你听到了那一声声布谷鸟的叫声了, 你不会急着走的。当我带着沉重的心情赶回去的时候, 你已经没有更多的话了。病越来越重, 母亲不知在你床前乞求了多少次。

“我们的老四回来了, 你有什么话留给他几句 ? ” 那时你病得再也不能动弹, 只是那瘦骨嶙峋的手不时轻轻的抚摸我的脸。看着你那留恋、深情的目光, 我的泪再也止不住刷刷地往下流。你好半天才吃力地从牙隙里挤出几个字 “莫一一哭――孩一一子”, 从你那目光中, 我懂得了你的一切。那时你几乎不让我离开你半步。我心里很清楚, 我们兄妹几个在你身边生活最少的是我。

你像那一抹夕阳一样走完了你一生坎坷而又艰辛的人生道路。

春去秋来, 几回梦里和你相见, 你总是那么匆匆忙忙。这也是你平生的性格么? 在过去艰难的日子里,我们兄妹几个都还小。你总是想法不让我们冷着、饿着。记得那时也是春天,像现在这样的春天。野花遍地的开了, 你就带着我上山采一些野坝子花来用水煮了让母亲端到小河里漂洗, 之后掺在饭里蒸吃。但盛饭的时候, 你把野花放在一边自己吃, 让我们吃另一边的米饭。有一天, 我放学回到家,看到哥哥姐姐都愣在一边,你坐在一边默默地抽着早烟。桌上放着一盆青菜。我走到你的身边,你就翻起一个扣在桌上的土碗, 盛了一碗青菜给我。“你更听话,吃吧 !? ” 说话声有些哽咽。父亲, 日子的艰难怪得了你么? 我默默地嚼着青菜, 味虽苦涩, 心却坦然, 我无力助你一分盘家养口的艰辛, 可我分担了这苦涩的生活中的一点味儿, 无形中我好像长大了。我说 : “爹, 我不读书了, 回来和你一道去挣工分!” 你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还说: “你们姐弟几个谁也不准回来, 再穷也要读书!” 有一次我逃学被你发现了, 重重地打了我一顿。晚上你为我洗脚, 摸着那一条条青紫的血痕, 淌下无声的眼泪。父亲, 我不疼, 你敲醒一个不知事的顽童, 我懂得你的希望。为这希望, 你吃苦了。

我们祖祖辈辈都是技艺高超的石雕工匠, 你从祖父手中继承下来的手艺, 在邻村也是家喻户晓的。你到河箐里背来石头,一锤一锤地雕刻。把一个棱形的石头雕凿成状似灯笼的石鼓卖给别人做柱脚, 供我上学。长年累月你的背脊更弯了。后来我考取大学了, 你高兴了一阵子。之后, 是更勤奋的劳苦,供一个大学生对你来说太难! 太难!

有一年春节,我从省城回家过年, 人还没有到, 学校的一封电报先到了。不识字的你, 担心我出了什么事, 任凭家人多次解释电报的内容, 你都不相信, 一边让弟弟跑到近20公里的县邮局重新翻译电文, 一边不停地烧香为我祝福。那一夜你没有合眼。当我回到家时你激动得眼眶都湿润了。我们朝夕相伴了一个多月。当我回校的时候, 那出村的路崎岖不平,很难走, 你总是要固执地送我, 那时也还是春天, 但山里的风仍有些寒冷。你身上那件穿了多年的羊皮褂子被风吹得飘动不停。那时你走山路都有些累了, 还不停地对我说: “今天是一个双日子, 让你出去才放心。” 在分手的时候, 你仍像对待小孩似的掖掖我的衣领。

“4年太长了,恐怕爹等不得了……”

哪怕我一再安慰你, 劝你回去, 你都不停地讲着那些忧优伤伤的话, 站在山头目送着我。那时我的鼻子酸酸的。

几年过去, 我总把这一抹抹情景剪裁成一断断记忆, 存放在我内心深处。有时回想起来, 也便是一场无声的痛哭。

后来几年, 你都仍是这样固执地送我, 每一次分手你都要哭一场, 那时我看到平生不大落泪的你也落泪了。后来我为了不让你伤心, 走的时候不和你告别悄悄地离开你, 为此事你临终前还时时怨我, 为此我还常常感到内疚。

你平生总是老老实实的, 从不得罪人, 有一年冬天, 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一年的烧柴。当时哥哥在部队, 家里只有你和母亲上山找柴。你们累了几天才砍了一堆, 却被邻村的人背去。那一夜还下着大雪, 你带上我找到村里的人, 一个个求情才背回来一部分, 当时刚懂事的我骂了几句就被你打哭了, 回来的路上你紧紧地背着我在山路上走着, 雪地里留下你深深的脚印。那时你说望我快些长大, 之后你就默默地走着。

又是春天了。

布谷鸟也叫了, 父亲你听到没有???

作者介绍

李阳喜,彝族,资深媒体人;科技哲学和传媒经济管理双研究生学历。网名“小木屋主人”。在从事新闻采编工作期间有50余件新闻和文学作品获全国、省、地各类嘉奖;诗歌、散文、文学评论150多件发表于《人民日报》等各大报刊30多家;诗集《一个猎人孩子的梦》、《野山情》、诗歌散文集《梦萦金沙江》由云南民族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主体参加并策划、编写出版了《云南旅游大全》、《云南人文影像》、《中国当代彝族文学丛书》、《中国云南彝族》等对外宣传图书和学术专著等。

责任编辑: 乐诚弘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