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经济民生
学机电的“白事”专员 每人都有一套绝活
2018-04-04 22:03:3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我的工作是接运遗体,无论是白天黑夜,只要有电话我们就必需出发。”

“白事”专员罗航雨说,我们得体会家属的心情,尽早把遗体接到陵园来。

27岁的罗航雨从事的就是民间俗称“红白事”中的“白事”,他去年刚刚入职昆明晋宁的一家陵园——晋福古园,从九江学院机电一体化专业毕业后,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转为“白事”专员。

“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转变,但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罗航雨说,刚毕业时与女朋友两地分居,她从福建民政学院毕业后留在长沙工作,一个月才见得着一面。两人商议,都是楚雄人,要不回家乡来吧。

罗航雨从那时就开始去了解“白事”这个行业,两人于2017年回到了云南。罗航雨调侃自己,女朋友在陵园上班就是好,“近水楼台先得月”,3月初两人刚结婚。要不是有共同语言和经历,“白事”专员想找个老婆怕是不容易。

“刚开始工作时,一天深夜出去接运遗体,空荡荡的高速公路上没有任何人影车影,心里有点毛躁不安。但是想到自己是在尽最大努力服务逝者,让其走得安详,心就渐渐静下来了。”罗航雨坦承自己入职时的不安。

后来工作顺了,家属引导、遗体美容化妆这些事已经驾轻就熟。其实从接到家属电话的第一刻起,程序就很多。罗航雨介绍,选安葬的地方、制作墓碑、“地宫”挖掘、火化、挑日子落葬一个环节都不能马虎,家属在这些细节上要求很多,“白事”专员得有极大的耐心才能做好这些事。

“这个行业让我看到生命的无常和脆弱一面,同时也看到从事这一行业的不平凡一面。”罗航雨认为,送逝者最后一程,让其有尊严的离开,这是慰藉家属的最大善举。

陵园有规定,初入职员工学着给遗体化妆整容,都是先用人体模型来做培训。“很多经验都是在师傅教导之下,自己总结出来的,每个人都有一套适合自己的绝活。”罗航雨说。

“出师”后就得单独做事,有时在深夜也要给遗体沐浴更衣,有家属的时候不怕,他们一般全程在旁看着。罗航雨先用布盖住遗体,然后用酒精在布下擦洗,最后换上清水洗,这在程序上叫“净身入殓”。

“我第一次去交通事故现场,看见死者的脸被车辆撞击,血肉模糊,已经分辨不出样子,我的心一下就吊起来了,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说起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事,罗航雨深有感触。

遗体经现场法医开具死亡证明后,罗航雨和同事就开始了忙碌,先运回陵园,然后填补缝合,尽量恢复其生前的模样。

看到家属在遗体告别时对着工作人员感激万分的样子,罗航雨才觉得自己忙碌的这十几个小时值。

平时的时候,作为陵园的管理人员,罗航雨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巡逻陵园,看看墓碑有没有在风吹雨淋之下有缺角损毁的现象,并提出修补方案。碰到掉在墓碑和台基上的枯枝断叶,还要捡拾干净。祭祀的鲜花和果蔬一般是等它自然枯萎,七八天之后再收集处理。

“有时应家属的要求,墓碑文字褪色的还要拿漆修补。”罗航雨说:“别看只是字迹淡了点,家属却看得很重要,他们认为这是对逝去亲人的不敬,简单的一笔一划可以熨平家属所有的焦躁。”

云南网 记者赵岗

责任编辑: 杨倩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