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科教文体
走向城市的傈僳族女孩
2018-03-10 12:18:1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阿你,怒江大峡谷一个土生土长的傈僳族女孩,学名你有四,小学6年级学生。

那一年的8月19日,我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鹿马登乡科底村的一个会计家的竹楼上认识了她。那竹楼像只古老的船。

竹楼内光线较暗。阿你进门时,站在门框外迟疑了一下。这使她如同照相机取景框内取到的景。为我当翻译的何老师用速度极快的傈僳语将她拉进门来。我不懂傈僳语,猜测那意思大概是告诉她:我是来了解傈僳族孩子生活及学习情况的,让她不要害怕,不要害羞。阿你选了个光线较暗的地方坐下,低着头,搓着手,不安地说她想继续读书,家里也让读,就是家务活计有点多,学习的时间不够,自己又不聪明,怕以后考不上。我递给她笔记本,请她留下地址和姓名。她抿紧嘴唇,一笔一画地写,很慢,笔画很重,13个字写错了4个。

我笑了,想和她多说几句,她总低着头。最后我说:明天早上想来看看你们打猪草,她爽快地同意了。

次日早,我走出村子一截,见田边的路上已放着两堆青草。她们早来了,晨风飕飕,寒冷浸骨,秧波微涌,万绿丛中,一点红,一点白,明亮而温暖,那是正在割草的阿你和她的小伙伴。我挥挥手,她俩也挥挥手,招呼我过去。

阿你站在稻田里,镰刀由上到下,沿着田埂的斜坡割,整齐得像割草机。她安详的神态和娴熟的刀法,轻松优美,不像干劳动,倒像在做游戏。“嚓、嚓、嚓”,羊吃草般的割草声极富韵律,很耐听。这声音感染了我,使我沉浸在劳动所创造的欢乐和愉悦里。

转回时,两个女孩背上的箩筐塞得满满的。草里的露水浸湿了她俩的脊背,顺着裤子直往下淌。望着远方云雾缭绕的高黎贡山,我想,此时,同龄的城里孩子也许还躲在热被窝里撒娇呢。

进村后,她俩将青草倒在村会计家楼上,已经攒一大堆了。会计家缺劳力。

我和阿你上楼后,见她的阿妈和姐姐正忙着做早饭。阿你又跑来跑去地帮忙,楼板上,印满了她潮湿的裸足印。

吃饭时不见阿你。她姐姐边比划边说:“阿你,福贡!” 弄了半天我才明白:阿你和小伙伴到县城福贡赶街去了。

5年后我在省城某服装城偶然遇见傈僳族女孩阿你。她已长成大姑娘了,衣着和语言都时尚得体。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她说初中毕业后就没读书出来打工了。她说她喜欢城市,想一直留在城里生活。不由感慨:社会在变,我们每个人都在变。

改革开放使中国的城乡发生了巨变,人们的价值观念、道德取向、美学理念等等,亦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即使最边远的山村,也受到冲击,像阿你这样的女孩,从山村走向城市,将来,她是不是也会变成一个城里人呢,这是她的梦想,她正在为这个梦想而奋斗。

赵云

责任编辑: 赵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