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科教文体
金沙江上游 世上最美的宜居之地
2018-03-10 12:16:39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近30年来,笔者有机会到全国各地以及世界上出名的地方走走,通过比较研究,站在世界的高度,回头看家乡丽江,惊喜发现在丽江市和迪庆藏族自治州山水相连的中间——金沙江流域,特别是从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的大具乡到迪庆州德钦县奔子栏乡的金沙江,两岸是滇藏走廊最繁华的地方,地属金沙江上游核心区,是地球上最美最适宜人类居住、生活的天堂。

山连云岭几千叠

家住长江第一湾石鼓的当代著名学者范义田先生,创作了几十对春联,其中范宅大门上的二副对联近百年来一直被人们传诵。其一“山连云岭几千叠,家在长江第一湾”,其二“春风绿泛长江水,晴日红妆大雪山。”这二副对联勾画出了从德钦奔子栏至玉龙大具乡的优美环境。对联让人过目不忘,而文字所描绘的优美环境,更使人魂牵梦绕。

从奔子栏至大具这一段金沙江河谷,海拔从1680米升至2022米,280公里长途地势缓缓升高,上下气温差别不大。金沙江两岸雪山耸立,森林繁茂,有山区和坝区,一个连一个的江两岸平坝,大的一二千亩,小的两三百亩。气候温暖,土地肥沃,水源丰富。农作物以稻谷、小麦、玉米、油菜等为主,金沙江两岸是富庶的鱼米之乡。山区以玉米、小麦、洋芋、芸豆、青稞、燕麦为主。牧场广阔,牦牛、黄牛、羊群肥壮。经济作物有核桃、漆树,苹果、梨等。这一带还是云药之乡,玉龙县鲁甸乡滇重楼、当归、红豆杉、云木香、丹参、云黄连、珠子参等名贵中药材。森林资源较丰富,玉龙县鲁甸乡新主植物园,有一棵5000多年的冷杉之王。金沙江两岸云杉、冷杉、云南松、大树杜鹃,黄栗白栗木材一山连一山,一岭高过一岭。1995年10月,朱镕基总理视察丽江,提出对长江上游森林坚决禁止采伐,森林得到很好的保护。金沙江两岸植被覆盖更好了。

两州市崇山峻岭中流入金沙江的河流众多,水量丰沛。德钦的下若河、维西的腊普河,玉龙的塔城河、古渡河、黎明河、石鼓冲江河,香格里拉县的尼西河、墙头河等十几条河流汇入金沙江,十多条河两岸都是鱼米之乡,自古是各民族繁衍生息的美丽家园。

1964年木家桥发现的“丽江人”头骨化石,证明早在5至10万年以前就有人类祖先在金沙江河谷两岸活动。近50年中,从玉龙县和香格里拉境内多处发现新石器及青铜器时代的众多文物。西汉元鼎六年(前111年)至东汉时期,县域属益州越嶲郡遂久县。唐代、吐蕃和南诏先后在铁桥城(今玉龙县塔城关)设神川都督府、铁桥节度。宋大理国,称金沙江边的石鼓、巨甸一带为“九赕”。元朝忽必烈征大理国,封统治石鼓、巨甸一带的头领和牒之子阿亁为察罕章管民官,明王朝置丽江府,领4州1县,其中包括通安、巨津、宝山三州。

在唐高宗调露二年(公元680年),纳西族联合金沙江两岸的各兄弟民族,发挥纳西族先进的冶铁和架桥技术,选择塔城关金沙江较窄、江水平缓的地方架设铁链桥。1200多年前,世界上最早跨度最大的铁索桥在这里诞生了。

塔城关铁索桥的建立,成为云南和西藏的交通枢纽。塔城、巨甸一带成为茶马古市的繁荣之地。藏区的骏马、山珍、药材、皮货源源不断运到云南,再转到内地;云南的茶叶、铁器,四川的丝绸,通过这里大批运往西藏,再转到印度、巴基斯坦。

塔城关上下也成为藏文化和纳西文化交流的文化带。明,清时代藏传佛教先后在维西县塔城乡建立了“达摩寺”,玉龙县巨甸镇兴建立“兴化寺”、塔城罗固村的“达来寺”。这些寺庙的寺僧以纳西族为主。寺庙的活佛及主持大多是纳西族。兴化寺的郭活佛就是巨甸古渡纳西人。

这些寺庙每年都举行诵经、超度活动。举办金刚舞、勒巴舞,刹都舞、马鹿舞等吉庆活动,巨甸镇的麒麟舞、仙鹤舞独具特色。

灿烂文化独一枝

金沙江两岸居住着纳西、普米、汉、藏、白、彝等十余个民族。沿江民族文化走廊、各民族文化似金沙闪烁着不灭的光彩。1937年至1943年,著名学者李霖灿在研究东巴文化时,收集了1107首民歌编成《金沙江民歌》。1971年,纳西学者和志武到巨甸探亲,收集整理了部分江边调,在《玉龙山》刊出。2007年,巨甸人舒家政先生用50多年时光搜集、编辑出版的《金沙民歌》,全面的汇总整理了江边民歌,成为祖国文化大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1986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到丽江视察,在黑龙潭五凤楼的座谈会上,他说:“藏族和纳西族亲密团结的友谊源远流长。在《格萨尔王传》叙事长诗中有一部叫《姜岭之战》,诗中记叙了格萨尔和纳西族王子之间的战争,还称赞“骑着白马的纳西王子作战非常勇敢。”丽江和迪庆之间的金沙江自古是各民族相互交流、共同生活、生产、发展的摇篮。

20世纪初,石鼓出了一批全国有影响的人才。画家周霖,其祖父周兰屏、父亲周鉴心均为清末举人。30年代,周霖出省到过黔、蜀、鄂、上海,并进入上海美专作短期学习,博采众长,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1963年9月,周霖的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石鼓的奇才范义田,只上过小学,1931年,云南省教育厅招考职员,他居然以文科第一名考中。被录用后,教育厅于次年送他公费入云南大学读书。1933年,他就在全国最有影响的《东方杂志》发表了两篇论文,其中《中国教育病态的诊断》又被选入《中华百科全书》。2006年,《范义田文集》(上、下卷)出版,著作分为“历史篇、教育篇、创作篇、哲学篇、文学研究篇”。《范义田文集》主编余嘉华先生指出“范义田先生是一位极具创造性思维、成果较为丰硕的学者”。石鼓还出了李寒谷、周凡等知名学者。

近30年,铁桥上下、金沙江畔,又诞生了一批新秀,有作家、诗人、画家、理论家、科技等人才。大家熟悉的有杨世光、余嘉华、扬森、刘琼、张春和等。

责任编辑: 赵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