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首页 | 邮箱    
清华学霸与马铃薯结缘 云师大80后教师成长江学者建议人选
发布时间 2018-01-13 16:34:49 星期六  来源:云南网
播放次数:1
分享至:  

云南网讯(记者 黄翘楚 石磊 实习记者 夏方海)黑框眼镜、白大褂和精干的短发,新晋入围“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建议人选名单的尚轶正在实验室里忙前忙后。虽然不少学生已经放假,但在云南师范大学马铃薯科学研究院内,他依旧指导着自己所负责的“合成育种”团队成员们进行着实验。“尚老师虽然已经取得了那么多研究成果,但仍然非常努力,并且对我们很有耐心。”尚轶的学生表示,虽然年纪相差并不算大,但这个儒雅勤奋、严谨谦逊的80后“大哥哥”可不简单。

学霸初成 坦言“被逼”学习生物

初见尚轶,似乎和印象中的普通科研人员并无二致,无法将其同网上所显示的“学霸”履历完全匹配,但在聊天中,伴随着他稍快的语速,和谈到黄瓜、马铃薯和基因等问题时候的眉飞色舞,以及指导学生时的负责和严厉,尚轶这样一个“学霸”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

网上信息显示,尚轶拥有清华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国家发明专利6项,获评深圳市国家级领军人才、华耐园艺科技奖,主持或以核心骨干参加了4项国家级科研项目和1项省部级项目,研究成果入选2014“中国科学十大进展”的30项候选成果……近日,随着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建议人选公布,尚轶入围“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建议人选,这条“学霸”级的学习研究成长道路后又被添上了重要的一笔。

但尚轶本人却表示自己不算“学霸”,而且最初学习生物也并非自己的意愿。1982年,尚轶出生在湖北宜昌的一个县城里,高考成绩出来后,尚轶的分数刚好可以上中国农业大学,但在选择专业时,一家人却犯了难。“你看研究生物的有那么多院士,相信这个专业一定很好。”彼时在初中教书的父亲的一番话,替尚轶做了决定。

“当时我爸逼我选这个专业时我很不开心,觉得学习起来肯定会非常枯燥,因此也没有多少兴趣。”尚轶说,真正让自己迷上生物的原因,其实是博士研究生阶段高负荷的学习状态和毕业压力,让自己逐渐了解了生物以及基本背后研究的乐趣。

本科毕业之后,尚轶直博进入清华大学进行深造,而相比本科阶段较为粗浅的学习,研究生阶段毕业的压力和周围“学霸们”的影响让尚轶不得不全力以赴。“那个时候学习特别拼命,每天从早上10点一直到晚上12点基本上都待在实验室,周六周日也加班不休息。”就这样,在6年的刻苦努力和拼搏下,尚轶最终以优异的成绩从清华毕业。

潜心钻研 四年终磨一剑

清华博士毕业之后的尚轶就业条件非常优厚,北京范围内相关领域的单位都向其抛来了橄榄枝。“因为之前一直做的都是基础研究,毕业后就想做一些老百姓实实在在可以看得到的东西。”于是,走出校门的尚轶进入了中国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跟随黄三文课题组做起了“解析黄瓜苦味性状形成分子机理”的工作。

但开展黄瓜苦味研究是新的领域,无疑是个挑战。”尚轶介绍,这是自己毕业后的第一个课题,但因为研究任务的艰巨,这一做就是4年。“4年中我没有发表过一篇文章,没有申请过一项专利,在研究所里压力真的很大。”尚轶笑着表示,当时的年终考核是自己最紧张的时候,但幸亏有黄三文老师的支持,帮助自己度过了这个难关。

最终,经过团队4年不懈的努力与坚持,终于完成了黄瓜苦味的合成、调控以及驯化分子机制研究,成功揭示了黄瓜发苦的秘密,这一发现将为黄瓜育种提供全新的思路。最后相关研究成果于2014年在《Science》上发表(第一作者),由于研究成果的重要性,论文入选了当期封面内容并位列亮点论文之首,同时该论文也得到了F1000的收录和推荐。

黄瓜苦味项目结束后,在黄三文的支持下,尚轶又前往了美国进修学习,“感谢黄三文老师,他告诉我们对于研究应该大胆的去想,大胆的去质疑,敢于用人,敢于信任人。”尚轶表示,在老师的影响下,自己也打算放开手脚大干一番,就在这时,关于主粮的研究进入了他的视野。

举家南迁 80后教师与马铃薯结缘

2015年,我国启动马铃薯主粮化战略,马铃薯成了除稻米、小麦 、玉米外的又一主粮,“粮食安全对于国家是头等大事,主粮的事情一定要靠中国人自己解决。”回国后,经过再三思考,尚轶决定转型发展,因为在他看来,无论对于国家战略还是科学研究来说,主粮的作用性肯定比蔬菜要强。

经过来云南多次实地调研,2017年3月,尚轶作为云南师范大学青年引进人才,来到生命科学学院,开始从事马铃薯研究工作。“云南非常适合种植马铃薯,不仅一年可以种植四季,而且也深受本地人的喜爱。”尚轶表示,另外云南师范大学在马铃薯研究方面已经有30年的研究历史,在马铃薯育种等相关技术方面也比较成熟,相信自己的基础研究可以和育种进行良好的结合,让研究成果可以让老百姓真正受益。

目前,尚轶在学校的支持下,成立了“合成育种”研究团队。马铃薯科学研究院承担了国家“优薯计划”项目的实施,针对马铃薯的结构性障碍,改良马铃薯基础研究,用种子繁殖代替块茎繁殖,提高繁殖系数、加快育种周期。

因为此前一直在一线做研究,因此,尚轶表示不仅希望可以将研究成果转化成生产力,变成老百姓能够实实在在看见的产品,也希望能够将科研成果分享给老师和学生,起到科普的作用。“如果我们能把最新的发现和教材结合起来,这样学生学起来也会更有意思。”尚轶表示,自己下一步将教授《植物学研究前沿》课程,将最新的植物学方面的发现教授给学生,改变目前有的教科书因为更新不及时出现了错误,给学生造成了信息不对称的现状。

对于这次获得“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提名,尚轶坦言自己非常高兴,他觉得这不仅是对过去工作成绩的认可,更是对将来工作的激励。“马铃薯研究是一个长期的事业,干不好我就在云南继续干。”尚轶表示,为了专心研究马铃薯,自己一家已经从北京搬到了云南,希望自己扎根于此的决心能够早日做出成果。

麻辣教师 搞科研也搞足球

工作之余,尚轶表示自己平时非常喜爱运动,在清华读博期间就经常和校足球队一起踢球,到蔬菜所之后,还是所里足球队的队长,基本上每星期都保持了踢一场球的频率。“因为我们科研的工作强度非常大,如果没有好的身体是不行的,所以我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运动。”尚轶说,现在作为老师,自己一方面要求学生要经常待在实验室里,同时也会组织学生积极运动,提高工作效率。

“尚轶老师平时特别的平易近人,但科研方面非常严谨。”在实验室里,尚轶所带的学生唐飞表示,自己是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也是尚轶老师研究团队的成员之一。“尚老师也是刚刚转行研究马铃薯,和我们接触的时间差不多,但相关知识了解的比我们强多了。”另一名学生许赛赛表示,尚轶老师的勤奋和努力让自己十分钦佩。

采访中尚轶表示,对于学生自己要求很严厉,暑假只能放假一周,寒假也只能休息两周的规定让不少学生叫苦不迭。“搞科研的不认真怎么行,当时我可是一整天都泡在实验室的。”尚轶笑着表示,自己有信心将学生培养起来,为马铃薯研究贡献更多的人才。

和谈到科研时的眉飞色舞不同,对于家庭,尚轶显得有些愧疚,他表示自己和妻子是在攻读博士的时候结婚的,虽然另一半从事的不是生物领域的工作,但对自己的事业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她知道我工作很忙,所以家里很多活都揽了,甚至很多人问我小孩上什么兴趣班,在哪个班,我都不知道。”尚轶表示,科研之余,也希望能够寻求工作、家庭、运动三者间的平衡点,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家人。

责任编辑: 自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