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科教文体
云南推进基层妇联组织区域化建设创建
“1 1 N”模式 把妇联建在产业链上
2017-12-05 22:04:14   来源:中国妇女报
分享至:

“一个多月来,只要天气好,我就组织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学习十九大精神,每次跳舞前学半小时。最后再布置一些问题给他们,第二天提问,看看他们学得怎么样。”11月25日,77岁的王翠芬对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说。

王翠芬曾经是云南省腾冲市妇联主席,退休后自己开了个花店。云南省实施基层妇联组织改革后,王翠芬成为腾冲市腾越镇文星社区妇联17名执委之一。

只要姐妹们想学,王翠芬教她们插花,还教她们学习法律法规、大政方针等。王翠芬是全省21万多名村(社区)妇联执委的一个缩影,是基层妇联改革把她们团结在一起,为广大妇女群众做事。

创建“1 1 N”模式,让组织无限延伸

在昆明市官渡区太和街道和平路社区,有一条商业街被人们称之为“女人街”,街里有餐饮、服饰、美容、美发等诸多行业。今年7月,辖区内的优秀妇女代表推选出9名执委,选举产生妇联主席1名、专职副主席1名、兼职副主席1名,成立了和平路社区“女人街”妇女联合会。

“女人街”妇联成立后,“家门口创业就业服务圈平台”应运而生,平台免费为社区创业妇女致富提供技能培训、小额贷款、政策法规等方面的咨询和指导,想就业、想创业的女性还可以在上面交流、互助,目前已为18名妇女成功办理了小额担保贷款。此外,“女人街”妇联每个季度都组织妇女进行培训,提升她们的法律意识、维权能力、自我保健意识和健康水平等。

“在昆明有‘女人街’妇联,而腾冲则有高黎贡山‘茶叶’妇联和巧手园角妇联,把妇联建在产业链上,建在妇女相对集中的群体里,是我们这次改革的重点之一。”云南省妇联主席和红梅告诉记者,为此省妇联创建了“1 1 N”模式,第一个“1”为乡镇(街道)妇联这一核心,第二个“1”为村(社区)妇联这一支撑点,而“N”则为辖区内各类妇联组织和妇女组织。乡镇和村级妇联是有限的,作为各类妇女组织的“N”则是无限的,女人街妇联、茶叶妇联就是众多“N”里的两个,它让妇联基层组织无限延伸。

“单独创建、区域联建、依托合建、行业统建等方式都可以,要不拘一格建组织。”云南省各州市妇联根据妇女从业方式、流动形式、聚集方式的变化,积极探索在新领域、新群体、新组织中建立形式多样的妇女组织,有的在社区广场建立“流动妇女之家”,有的积极探索“妇联+商会”“妇联+协会”组织设置模式。

改革让妇联各项工作迸发新活力

昭通市昭阳区凤凰办事处石头塘社区,不仅是一个城乡接合部社区,还是一个从老社区分离新组建的社区。

因地理位置处于城市建设重要地段,征地拆迁任务重,社区居民对于征地拆迁等政策不理解,阻工、堵工、上访、缠访问题突出,社区长期处于做上访户工作,还难以做好的状况。

基层妇联组织改革后,不仅有能力的妇女进入社区妇联,还专门组建了一支巾帼志愿者队伍。她们利用春节、三八节、儿童节、建党节、建军节、重阳节等节日,给贫困妇女、困境儿童、孤寡老人、贫困老党员和优抚人员等送去慰问金和生活用品,并积极协调各方资源,帮助特困户解决部分实际困难,让她们感受到“娘家人”的温暖,党和政府的关心。

在她们的感召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志愿者队伍,党总支及时对涌现出来的优秀巾帼志愿者进行了表彰,提高了志愿者的获得感和归属感,很快由原来的25名增加到现在的51名。

“值得一提的是,两名老上访户,一名成为志愿者,一名被选为社区妇联执委,她们从上访户转变为巾帼志愿者和妇联执委,充分说明改革非常成功。”昭阳区人大副主任、区妇联主席董睿武高兴地告诉记者。

曲靖市沾益区妇联则立足“妇”字、做足“联”字,围绕党建“4321”群众工作法,形成“四联三帮两评一落实”的党建带妇建“4321”工作法。

“四联是社区妇联主席联系副主席、副主席联系执委、执委联系妇女代表、妇女代表联系居民小区住户,三帮是社区妇联帮扶、妇联执委帮办、妇女代表帮困,两评则是社区‘两委班子’评判妇联工作、妇女代表评议妇联工作,最后是妇联组织将妇女群众诉求一一落实。”沾益区妇联主席吴春花向记者进一步解释说,党建带妇建“4321”工作法将壮大后的妇联组织执委安排到具体工作中,将妇女代表延伸到各家各户,让妇女代表参与社区建设和管理,让妇女代表与群众、家庭“零距离”接触,真正体现了妇联组织服务群众。

11月25日,记者从云南省基层妇联组织区域化建设改革创新推进会上获悉,改革实施一年来,全省各乡镇(街道)妇联选出执委35737人、妇联主席1374人、专兼职副主席7287人,乡镇(街道)妇联主席由同级党政班子女性成员担任的比例达到98%;全省村(社区)妇联选出执委215094人、妇联主席14279名、专兼职副主席45352人,妇女代表总数近49万人,非公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等新领域新群体新阶层中妇联组织不断增加。

“如今,基层妇联‘四缺’‘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妇联工作力量‘倒金字塔’、基层妇联干部单打独斗等长期存在的问题取得明显突破,有力推进了基层妇联组织区域化建设。”和红梅欣喜地告诉记者,通过改革妇联组织更强了、队伍更大了、覆盖更广了、手段更多样了,服务也更精准了,妇联组织的吸引力、凝聚力和战斗力得到大大增强,基层妇女群众与妇联组织的联系更加紧密了。

责任编辑: 赵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