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首页 | 邮箱    
《以案释法》:美团外卖骑手维权被封号 回应:已解封(视频)
发布时间 2017-09-09 23:17:40 星期六  来源:云南网
播放次数:1
分享至:  

云南网讯(记者 杨春萍)最近一些美团外卖骑手由于送餐费降低找到美团昆明站维权,那骑手们的维权是否有新的进展,美团昆明站是否有回应呢?今天的《以案释法》关注是外卖小哥维权。

美团骑手要求涨邮资被拉黑

上午9点多,美团昆明站办公地点外已经没有骑手聚集,只能偶尔见到几个送餐员匆匆而过,一个美团外卖骑手告诉记者,对于9月5日骑手维权的事自己并不知情,但是最近美团外卖骑手的配送费确实降低了。

“这两天价格是比之前降了一块多两块,以前五块多的,现在就四块左右。”一名美团骑手表示。

这位骑手说,美团外卖骑手分为不同种类,有外卖专送、快送、众包三个种类,三种不同种类的骑手在工作时间和配送要求上有细微差别。那天聚集维权的外卖骑手主要是专送和众包两类。

杨师傅就是维权骑手中的一人,他说自己的骑手资格已被美团平台拉进了黑名单。杨师傅表示自己因为在群里讨论单价太低,要求涨邮资,公司以影响公司声誉为名拉黑了他,他就无法再接单。5日那天在傲城大厦门口聚集之后,他又去了美团昆明总部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让他更加接受不了。

“他直接说我们几个被拉黑的,叫我们走,我们不是美团的员工了,后来我们就走了。说实话我们对美团也付出了那么多,感觉很心寒。”杨师傅说。

杨师傅告诉记者,自己当美团外卖骑手已经快一年了,每天风吹日晒也挺辛苦的。美团外卖降低骑手配送费,缩短送餐时间,这本来是事实,员工对此进行一些讨论就被公司拉黑,让他们实在想不通。

记者采访了一些美团外卖骑手纷纷表示,他们没有言论的自由,他们成为骑手只是在手机上注册了相关信息,并没有跟美团公司签署任何纸质协议或合同,这样的做法本来就不合理,现在还要降低他们的配送费,缩短送餐时间,这对骑手来说实在不公平。

美团公司回应:外卖小哥已解封

引起外卖骑手不满的首要问题,就是最近一段时间配送费降低。对此,云南网(微信公号:yunnancn)采访了美团外卖众包业务负责人薛冰。

“骑手反映的配送费降低主要是两个因素,一是七到八月份,美团众包是针对全国高温天气在全国范围内都上调了骑手补贴,9月份随着气温的逐渐下降,这部分补贴是逐渐减少的。”

除了气温原因,这名负责人还介绍,目前美团公司正在进行平台大数据调整,根据订单交付的难度来确定骑手的配送费。

“举个例子吧,比如说原先我们两公里以内,订单配送费是5块钱,这是一刀切的,实行动态定价后,可能一个出餐快的订单,或者只需要送到酒店前台的这种容易交付的订单可能会低一点,会定到4块钱,反之如果一个出餐慢的订单,或者需要等电梯 爬很高楼层的,可能会给到6块钱。”

对于骑手们反映的配送时间缩短的问题,薛冰表示,并不是所有的订单都按照一个固定的时间来进行考核的,会根据一个时间,在特殊天气针对一些远距离订单或者一些大额订单会有相应的补时,确保骑手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配送。

另外,外卖小哥因为在群里讨论了配送费是否该上涨,就被拉黑,薛冰没有否认此事,说公司这样做是怕骑手情绪影响送货。“主要是当地的同事考虑到可能会骑手决定罢工的时候会接一些订单但不去送,造成商家的损失,暂停了小哥接单的权限,现在已把这些小哥的封号给解封了。”薛冰表示。

律师:骑手与外卖公司属劳务关系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外卖小哥为了不超时,路上骑电动车的速度非常快,如果发生了意外,造成人身伤害,该怎么解决呢?薛冰表示对于骑手的安全,包括骑手可能会造成的社会安全,公司非常重视,甚至是提高到最高优先级,经常在调整关于考核骑手时间的规则,争取让它趋于合理。另外,骑手们每天接了第一单之后,公司就会给他购买全天的意外伤害险,保障骑手的权益。

对于众包外卖骑手与美团公司关系的问题,薛冰表示他们并不属于美团,而是属于兼职骑手,注册了美团的APP,自由的接单跑单,同时也可以去其它平台上接单,并不是劳务上的雇佣关系。

对此,记者又咨询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文杰。“如果只是一个兼职,是否接单可以自己控制,我们认为双方建立的是一种劳务关系,因为是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一旦外卖小哥在送外卖途中出现受伤或者交通事故,它的性质就不能认定为工伤,外卖小哥是否可以向美团或者其它外卖公司主张赔偿,就要考虑外卖公司是否有相关责任。”孙文杰说

美团公司表示,对于外卖配送费的定价他们是根据市场来确定的,目前,美团的价格在昆明还属于比较有竞争力的。下一步,他们会进一步进行反思和调整,力争在外卖配送时间和顾客取单时间之间进行平衡,确定一个更合理的标准。而律师也建议,外卖送餐人员可以为自己多买份保险,进一步保障自己的权益。

责任编辑: 赵玮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