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科教文体
【恢复高考40年系列报道之二】孙建东:机遇更眷顾做好准备的人
2017-06-06 10:06:1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孙建东珍藏的当年的准考证

云南网讯(记者 熊强)40年前,中国高考制度恢复,很多人的命运就此发生改变。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孙建东正是这场伟大拐点中的一名见证者和亲历者,尽管时光流逝,但这段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让他终生难忘。

插队落户到西双版纳 两次与工农兵大学失之交臂

1969年3月,作为知青的孙建东,千里迢迢从上海来到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勐遮公社曼洪生产队插队落户。由于从小酷爱画画,即使在农村的艰苦环境中他也勤画速写。偶然间,他的画被县领导看到后十分赏识,最终将他调到了县文化馆当一名美工。

 
孙建东珍藏的当年的准考证
 

1971年,他开始美术创作,在1972年就参加了全省的美术作品展,1974年他的首张年画作品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当时,因边疆地区的文化发展比较落后,艺术人才缺乏,孙建东成了县里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但我并不满足于那点名气,‘山外有山,艺海无涯’,我始终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到大学里进行系统的学习和深造。”

在恢复高考前,他曾两次与上工农兵大学的机会失之交臂。孙建东说当时领导认为他已经画得很好了,劝其把学习的机会和名额让给别人,还强调县文化馆的工作需要他,所以不能放他走。他只好把自己的大学梦想深深地埋在心底。

 
孙建东当年的学生证

拿到录取通知书当天 急忙往上海家里发电报

1977年秋季,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到边疆,孙建东内心的激动澎湃难以言表。为了能够考上大学,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填报的第一志愿为昆明师院艺术系(即现在的云南艺术学院),因为有30个名额,所以希望最大。

凭借多年的速写积累、创作经验和造型基本功,他觉得专业上问题不大,但文化课只有初中二年级的底子,需要认真复习。所幸当年艺术类的考生不需要考英语和数理化,只考语文和政治。

在县文化馆工作期间,他还偷偷看了一些世界名著,所以语文觉得应该还能应付过去,但政治就需要死记硬背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艰苦的突击复习,这两门课他一门考了89分,一门考了87分,在当时是相当高的分数了。尤其是70分的命题作文《青松赞》他一举考了64分,还被评卷的老师拿去当作教学的范文。

 
孙建东当年的学生证

专业考试分初试和复试两个阶段,初试是将平时的习作上交先由专业老师遴选一遍。1977年恢复高考时,昆明师院派到西双版纳州招生的主考老师是连维云先生。孙建东精心挑选了国画、油画、水粉和素描各一幅作品请老师过目,连先生指着其临摹袁晓岑先生的国画写意孔雀赞不绝口。“连先生是一位极有才华的好老师,可惜在我们读书期间因患癌症不幸去世,令人扼腕。”

那一年,整个西双版纳州通过初试的有82名考生,大家集中到景洪市的州民族师范学校参加复试。赶巧的是,考取师院艺术系的5位同学(三位上海知青、两位四川知青)考场上画的竟是同一组静物。

后来孙建东才得知,因为没有经过正规的学院派训练,他的素描、色彩成绩并不是很高,倒是命题创作《十月的胜利》画得不错,后来还被报社的编辑看中,刊登在1978年3月17日的《云南日报》上。他收藏的这张报纸因多次搬家,最终遗失了。幸好,数年前,一位有心的老干部学员收藏着这份报纸,专门复印了一张送给他做纪念。

这次高考对他而言还算顺利,在拿到录取通知书当天,孙建东就急忙就往上海家里发了电报,“我能想象得出父母亲得知好消息时欣喜若狂的神情。”

 
孙建东当年高考命题创作《十月的胜利》画得不错,被报社的编辑看中,刊登在1978年3月17日的《云南日报》上

他始终珍藏着当年那张小小的准考证

25岁的孙建东如愿成了昆明师院七七级美术系学生。当时班上有38名同学,其中最小的17岁,最大已是29岁。“到了大学里以后,大家深知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始终保持旺盛的学习热情和如饥似渴的求知欲望。”

“敌人磨刀,我们也要磨刀”,这是他们对于基本功训练时的口号,实际上是大家谁都不甘示弱,处于一种良性竞争状态之中。加上任课的老师对学生们特别偏爱,又得到过袁晓岑、丁绍光、刘文西等大师们的指拨,他们这群人成了云南艺术学院学术水平很高的一届学生,有一半以上的同学成为当今云南画坛的主力创作骨干。包括孙建东在内,有五位同学出任了本届云南省美协副主席。

 
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孙建东

正是由于这次高考,孙建东成为了袁晓岑先生的入室弟子,毕业留校后继续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努力追求,直到今天。

回首往事,四十年前的高考无疑是他人生中一次极其重要的经历。孙建东认为,人生必须把握住属于自己的机遇,而机遇更眷顾那些随时已经作好准备的人。四十年以来,他得以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取得了不菲的成就,获得的各类荣誉、奖状、证书、聘书装满了柜子,但他始终珍藏着当年那张小小的准考证。

责任编辑: 杨春萍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