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首页 | 邮箱    
【魅力云南 世界共享】这个花花世界 缺不了他们
发布时间 2017-02-17 16:26:39 星期五  来源:云南网
播放次数:1
分享至:  

夫妻俩在自家的捆花摊上

云南网讯(记者 关喜如意 石磊)2月11日,昆明呈贡斗南,还不到凌晨4点,张天文夫妻俩就起床了。妻子魏美琼裹上了一条围巾,拉紧大衣,喝了口热水,走出门去,张天文已经发动面包车,正在车里搓着手。他们要在早晨6点前,赶到晋宁的花农家,收购今天要卖的玫瑰。

每天凌晨都要去买花

张天文和妻子魏美琼来自曲靖宣威,在斗南花市做了六年鲜花生意。每天凌晨,夫妻俩都要去收购鲜花,目前他们做玫瑰花的生意。

张天文收购鲜花没有固定的花农,“看见哪家好就买哪家,万一别人比我出价高,花农就不卖给我了。”每天买花时,张天文都要要计算一下成本,他会根据成本和花农出价讲价,进花一趟大约要花60元的油钱,来回的过路费又要花26元,还有每个月捆花和卖花的摊位费600元。他把每一笔账都算在每天的买花成本里。

“买花就是看花新不新鲜,枝干粗、花头饱满的就好,现在就是凭经验。”每天在买花卖花之间交替,张天文熟知什么品质的花更好卖。

昆明鲜花产业一枝独秀,鲜切花产量55亿枝,97%以上外销。以昆明为主的云南鲜切花种植面积和产量至今已经连续22年位居全国第一,形成了生产、加工、物流三大体系,成为高原特色农业的典型代表。

每天七八个小时捆花

早晨六点,天刚蒙蒙亮,张天文夫妇俩已经买好花拉到了斗南花卉市场,他们这一天的工作开始进入到漫长的捆花阶段,这一捆就是7、8个小时。

张天文把花固定在绑花固定器上 身后绑好的花被整齐的堆放好

“每天也不固定捆多少扎,进货多就多捆几扎。”情人节即将到来,这段时间他们只卖玫瑰花。把一大捆花平铺在地上,右手戴着手套,一枝枝挑选,左手拿着花头,把花依次排列在一个铁做的扎花固定器上。拿花头时要轻拿轻放,捆花时左手不能戴手套。魏美琼的左手上还有几条疤痕,“天天都要扎花,肯定会被玫瑰花的刺划伤,习惯了。”

张天文夫妻俩的摊位在昆明斗南花卉市场里,昆明“斗南花卉”已成为中国花卉行业的知名品牌,在全国80多个大中城市占据70%的市场份额,出口50个国家和地区,斗南花市已成为中国花卉市场的“风向标”和花卉价格的“晴雨表”。

张天文夫妻俩每天都要把从花农家买来的散花捆成几百扎,再转手买给发货商,当天发往全国各地的鲜花市场。

2017年情人节前夕 市民们在斗南花卉市场选购鲜花

20朵花为一扎,这几天一扎花能卖40多块。再过两天就是2月14日情人节了,可是今年的花价却还没涨。“最近还没涨价,40多块不算高,高的时候能卖100多块呢。”张天文深谙花价浮动的行情,精确到每支花的价格。

“妈妈,妈妈,我太冷了。”

“冷你就到处跑跑,到处玩玩就不冷了,过几天妈妈带你买新衣服。”

正值寒假,魏美琼把两个女儿从老家接到昆明来,他们捆花的时候孩子就在花市里陪着,这里偶尔有卖烧洋芋的妇女吆喝着“烧洋芋、烤红薯、烧饵块……”,经过捆花摊位时,魏美琼会买两个烧洋芋或者烧饵块给孩子,自己也吃点休息一下。

“平时娃娃都是老人带,送上来我们早上出门早,没时间照顾。”夫妻俩因为工作繁忙,只好把孩子留在老家,每年回去几次看看。他们租住在斗南村,一室一厅的出租房,“不连水电费,一年的房租要6000元,斗南的房价贵得很。”

一个带一个的鲜花商

“我是跟着他来弄花的。”魏美琼和张天文两人是高中同学,之前魏美琼在外省打工,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工作。但是由于离家远,也不自由,她还是选择和丈夫一起来做鲜花生意。

“做鲜花的几乎都是家族,一个带一个。赚到钱了,就叫上周围的人一起来做。”张天文的朋友亲戚,好些都在做鲜花生意。村里年轻人人闲着没事做,也会一个带动一个来花卉市场工作,“虽然辛苦点,但是能赚钱养家,几乎都是熟人一起,而且这个鲜花一个人忙不赢,必须要好几个。”旺季时,他们还要请工人捆花。“冬花销量高,算是旺季,夏天的花倒是多,但是价格便宜。”

采购商正在用手电筒照着花朵查看一批鲜花的质量

实际上,云南省鲜花经济不仅带动花农、花商致富,还带动了运输业、轻工业及一批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快速发展。目前云南省从事鲜花种植、加工、运输、销售的企业就有2000多家,拥有100多万从业人员。花卉产业作为云南高原特色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精准扶贫、全面小康方面发挥了产业优势,成为重要的民生产业。

张天文夫妻俩动作很快,2分钟不到就能捆好一扎花,捆好得花整齐的排在身后,没过多久,身后的花已经堆成了长方块一般的小山。他们要在每天晚上8点半之前把所有散花捆好。

晚饭后,斗南花市的散客都陆续散去,但这时候花市却不冷清,或者说,花市才正式开始。和张天文家一样的散花花商们,把捆好的花放在了摊位前准备售卖。12排13号是张天文夫妻俩的卖花摊位,花市一开,有几个发货商已经等待他的鲜花。

鲜花让大家都尝到了甜头

在我国每销售的10枝鲜花中,有7枝来自云南,“鲜花经济”已成为云南重要的新兴产业。2016年,云南花卉种植面积达到了122.7万亩,鲜花产量86.9亿枝,鲜切花交易量超过60亿枝,交易额达到47亿多元。

张天文夫妻俩收购鲜花的晋宁,也是昆明鲜花的一大产区。晋宁多年来把花卉产业作为农业产业富民工程,农民从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白天的斗南花卉市场迎接着前来买花的市民

据晋宁农业局介绍,当地打造“世界春城花都”、高原特色都市型现代农业取得成效,2016年花卉产业总产值达14.854亿元,占农业总产值的39.2%。花卉产业真正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主要支柱产业之一,同时晋宁也成为全球三大温带花卉鲜切花产地之一。一年下来,晋宁花卉园艺种植面积达4.2万余亩,产切花32.5亿枝,外销量达29亿枝,出口量达16亿枝,带动21000多农民就业。

花市工作人员正在录入鲜花资料 这些鲜花将在凌晨参加拍卖

近几年云南的鲜花市场越来越规范,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目前已成为全亚洲最大的鲜花拍卖交易市场,昆明的鲜花每天都被运往世界各地。2002年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成立,利用世界先进的荷兰花卉降价式拍卖系统,平均每天交易量接近300万枝。不论是花农、散花花商、鲜花拍卖商都尝到了甜头。

经过5、6年的打拼,2016年张天文夫妻俩借了点钱,在老家盖了一栋三层高的小楼房,“老人和娃娃住里面,今年回家我们就是在新房里过的年。”说起自己的新家,魏美琼笑得很灿烂。

责任编辑: 关喜如意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