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党费:检验的是党性 折射的是忠诚
发布时间 2016-02-14 06:51:58 星期日
来源:云南网

交党费这件事到底有多么重要,让一个省委书记在全省组织部长会上郑重地提出来?还把亲自交、按时交、足额交党费作为对全省党员干部的一项政治规矩挺起来?

【策划背景】 “交党费,有的人叫秘书去交,有的人半年才交一次,有的人让财务人员扣,扣下来多一分少一分还嘀嘀咕咕,这都不对。” 2016年1月31日,在全省组织部长会上,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针对交党费这件对不少党员领导干部习以为常、不以为然的“小事”提出了明确要求:“党员干部要自己到组织所在党小组、党支部主动交党费。”

交党费这件事到底有多么重要,让一个省委书记在全省组织部长会上郑重地提出来?还把亲自交、按时交、足额交党费作为对全省党员干部的一项政治规矩挺起来?

或许有人会说:“党费不过几块钱而已,哪有那么多道理?”也有人会问:“自己交和代交代扣有什么区别?”

云南网就此组织了专题策划,并在党员干部和群众中开展了调查,采访的问题包括:你多长时间交一次党费?一次交多少?代扣还是主动交?你身边的领导干部是怎么交党费的?

看了这组报道,你就应该明白交党费绝不是一件小事,就会更加自觉地响应书记号召,做个认真交党费、从每一件事抓作风的合格的党员干部。

    在全省组织部长会上,书记拿“几块钱”说事

1月31日,省委书记李纪恒在全省组织部长会上作重要讲话。云南日报记者 杨峥 摄

1月31日,云南省召开全省组织部长会议。李纪恒当场抓了件很多党员不以为然的“小事”——交党费。

据记者记录,当时李纪恒正讲到要抓好恢复和坚持党内政治生活这个优良传统。他说:“包括交党费这个事,有的人叫秘书去交党费,有的半年才交一次,有的是叫会计扣党费,扣下来多一分少一分还嘀嘀咕咕,这都不对。还是要要求党员干部自己到组织所在党小组、党支部交党费。”

要求别人,那李纪恒自己是怎么做的呢?

“入党40年来,每一次党费都是我面对面亲自交给支部书记、组织委员,然后登记、签字,不用他们来收,也不用别人代交。”

自己交党费这件事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让李纪恒书记不仅自己做到,要郑重要求全省的党员干部也必须做到?

李纪恒说:“因为交了党费就知道自己是党员,要履行义务、接受监督,这是党章要求的。”

交党费,钱不多,道理却不少。一分一角的党费背后,体现的是党员的组织意识、党性观念。做一名合格的党员,不在于喊多么响亮的口号,而是首先要用党章约束自己,从主动、定期、足额交纳党费这样的“小事”做起。

 

◎云南网调查,你的党费咋交的

【案例1】鲍小姐:“党费?好久没交了吧?”

“党费?好久没交了吧?不对,一月份应该交过一次。有没有?”接受记者关于“交党费”的采访时,鲍小姐正和闺蜜一起吃饭。刚工作半年的她不确定入职后交过党费没有,转过头问身边的姐妹。

事实上,和鲍小姐一样,对交党费一事不太上心的党员确有存在。对此,鲍小姐的闺蜜小丁认为:“这是被惯的” 。小丁中学时是班长,大学时是“支书”。

“一直在收党费,每次都是我一个个提醒,他们才交的。有人帮盯着、催着,大多数人不知道要交多少钱,什么时候交也不奇怪。”小丁告诉记者,工作后她不再负责收党费了,于是,“现在和小鲍一样,等着支部来收。”

在云南网记者随机进行的街头采访中,多数党员能说出党费的意义,但对金额、时间等具体问题却一知半解。有的说自己一年只交4.5元,有的则讲“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至于时间,有的说是每月按时交,有的说半年交一次,还有的表示年底统一收。不尽相同的答案,暴露出很多党员对党费认识不足的事实。

【案例2】事业单位周女士:“每月亲自交给组织委员”

周女士是曲靖市一家事业单位的干部,也是一名入党20年的“老党员”。说起党费,她现在每年交400-500元左右,都是每月过组织生活时亲自交给组织委员。在她看来,党费是党组织开展活动的必要保证,按时按量自觉交党费是每一个党员应尽的义务。

“省委书记带头亲自交党费,告诉我们一个共产党员应怎样从小事入手履行党员义务。以小见大,其本质和核心是告诫每一个党员,不要忘记自己作为共产党这个先进组织的一员所担负的责任。”周女士对云南网记者说起她对书记亲自交党费的理解。

周女士还特别提到,“三严三实”和“忠诚干净担当专题教育活动”开展以来,感觉身边风更清、气更正,尤其对党员要求更高,说话做事也要更有原则性,更具先进代表性,而且更加强调厉行节俭,涉及招投标更严格地按规定和程序,程序也更加透明公开。

【案例3】机关干部龙先生:“有时偷懒通过微信转账”

入党12年,现在某机关单位工作的龙先生,每年一共缴纳党费88元。

“作为一名党员,交党费是义务,是应该交、也必须交的!”龙先生说。但他同时也坦言,因为单位没有配备专门的党务工作者,难免会因为工作忙、业务忙而疏忽一些党务工作的细节,就拿交党费这件事情来说,单位是半年交一次,而因为工作忙、偷懒等原因,自己近几次都是通过微信转账给支部书记的。

前两天看到李纪恒书记40年来坚持亲自交党费的新闻,龙先生说触动很大,“省委书记工作多么繁忙,还专门挤出时间认真对待交党费这件‘小事’,反衬出我们这些普通党员的不足,值得反思、值得学习!”

龙先生表示,从本月起,他将向省委书记李纪恒学习,亲自把党费交给支部书记,通过这一小小的仪式,提醒自己作为一名党员的身份、鞭策自己要以身作则,履行义务、接受监督。

【案例4】研究生小董:“由党支部统一收取”

小董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在本科期间入党,她告诉记者,他们的党费是由党支部统一收取的。“我们大学生没有收入,所以党费也不是很多,一个学期可能就四五块钱吧。”在她看来,收取党费是党建工作的需要,更是党组织正常开展活动的一大需要。

她表示,既然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缴纳党费就是一种义不容辞的义务,党费是一种责任的体现,“党组织工作的开展离不开每一个党员,除了亲身参与其中的活动,交党费是一种最具体的参与体现方式。”小董说。

书记亲自交党费,小董看来是很正常的。“亲自交党费是一名党员应该做的,在党内虽然书记是一个重要的职务,但他首先要是一名党员,其次才是书记,这体现了我们共产党员应有的担当。”

◎党费这件事,老百姓都看着呢

看来,很多党员对党费这件事的认识真的很淡漠,难怪省委书记要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严肃认真地提起党费这件事。 

 

◎从革命先辈到我们身边,认真交党费的好榜样处处有

按时按章缴纳党费,是党章的要求,也是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革命时期流传着很多动人故事,现在我们身边也有许多榜样。

【故事1】朱德的最后一次党费

朱德同志平时节衣缩食,从工资中积攒了两万多元存款,去世前嘱咐亲属:作为党费交给组织。中共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收到了以“朱德同志”名义交来的20306.16元,成为朱德同志的最后一次党费。

【故事2】王愿坚的小说《党费》

1934年,“我”从事地下工作,和一位叫黄新的女共产党员接头。黄新托“我”代交党费两块银洋,被 “我”婉拒后,想到要给山上的同志带一筐咸菜做党费,解决实际的困难。当时山上的同志没有盐吃,盐都卖得格外贵。

接头时,敌人来搜人。黄新掩护“我”离开,交代我一定要把咸菜带上山去,作为党费交给组织。最终,黄新被捕,我带着黄新的党证、孩子和一筐咸菜上了山。

政委收到这一份党费,在登记党费的本子上端端正正地写上: 黄新同志1934年11月21日缴到党费……却再也写不出党费的数目。

一筐咸菜是可以用数字来计算的,一个共产党员爱党的心怎么能够计算呢?一个党员献身的精神怎么能够计算呢?

【故事3】昆明九旬老太每年多交党费

昆明永兴路社区的九旬老太张秀英在邻居眼中是一个特别“小气”的人,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但是她也有“慷慨”的时候,每次交党费的时候,她总是会交一些。一年下来,她要多交1000多元。

另一种她“慷慨”的时候,是捐钱。1998年长江中下游地区发生特大洪灾,螺蛳湾8000多经营户向灾区捐款近16万元,彼时70多岁的张秀英一个人就捐出了11000元。2002年她从报纸上看到石林一家遭遇不幸的新闻,打听着找到报社,送去了1000元捐款。

她一生勤俭,一生大方,捐了一辈子钱,自己却从未记过准数。社区工作人员说:“我们帮她大概算了下,大笔的加起来是13.5万,小钱已经没法记清了。”

【故事4】西双版纳退休老党员“特殊党费”为“七一”献礼

2015年的“七一”前夕,西双版纳州农垦局的退休老党员颜真源夫妇把省吃俭用的2000元钱,作为“特殊党费”缴纳到西双版纳州委组织部。

颜真源老人今年72岁,是有着35年党龄的老党员。两位老人多次缴纳“特殊党费”,并且积极捐资助学,帮助多名困难学生完成了学业。

两位老人说,这次缴纳“特殊党费”是他们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是对“七一”党的生日的献礼,今后还将继续发挥余热,一如既往地把好事做下去。

◎每个共产党员都应该知道——党费,这样交

  云南网评:自觉交党费是对共产党员的底线要求  

云南网评论员

从记者调查和我们身边屡见不鲜的例子可以看出,拖延交党费、从工资里扣党费、甚至不交党费的现象不在少数。他们有的以为党费数额不大,不放在心上,经常“忘记”交或延期交;有的以为每月一交太繁琐,干脆图省事儿,累计几个月一起交或者直接从工资里扣。

但是按照党章规定,每一位党员都要每月自觉、按时、足额缴纳党费,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都应由本人亲自上交,不准代交或从工资里扣交。况且累计6个月不交党费的,按自行脱党处理。

党费少不等于党费小。革命年代,入党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使条件再差,也把交党费看做大事。有70多年前红军长征中,党员临死前依然不忘交党费的情景,也有如今百岁老党员捐献一生积蓄作为党费上交的感人故事,都说明那时候产生的党员都把交党费当做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来做,表现出的是纯粹的党性和信仰。

当今社会,党员个人可支配收入增加,党费只占很小一部分,很多人因为其少而觉得其小,交党费常常被忽略淡忘。同时,党员规模越来越大,党员队伍良莠不齐,不少党员走上领导岗位后,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个人私欲开始膨胀,渐渐从忽略党费,发展到忽略党章、忽略党性,最后滋生腐败。把交党费看成一件小事,就是把党性看成一件小事,造成的是“蝼蚁之穴可溃千里之堤”的严重后果。

因此,把自觉交党费看作是对共产党员的底线要求,每月亲自交党费,其作用不止在于在党费证上增加一个简单的数字,更在于每个月都在提醒自己是个共产党员,待人做事应当有共产党员清正廉洁、一心为民的风骨。

(云南网出品 统筹:谢炜 策划:李洁 编辑:范春艳 韩焕玉 记者:念新洪 李星佺 黎鸿凯 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