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经济民生
视点:澜湄合作助力云南开放
2015-12-11 07:18:3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美编 张维麟 画

背景

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外长会于11月12日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举行。会上,中国、泰国、缅甸、老挝、越南、柬埔寨六国宣布正式建立澜湄合作机制,并将在政治安全、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社会人文三个重点领域开展合作,全面对接东盟共同体建设三大支柱。

话题

目前,六国之间已有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AMBDC)和湄公河委员会(MRC)等合作机制。建立澜湄合作机制有什么不同特点?会在哪些方面惠及六国民众?云南在新机制中有怎样的机遇?又将如何发力以便进一步服务和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

合作有深意

有力推动东盟共同体建设

在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外长会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和泰国外长敦·帕马威奈共同走出圆桌会议室时,脸上挂着笑容。王毅用“顺利、圆满、成功、振奋”八个字来形容此次六国外长会。各方围绕“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的主题,就进一步加强澜沧江—湄公河国家合作进行深入探讨,达成广泛共识。

2014年1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中方愿积极响应泰方倡议,探讨建立澜沧江—湄公河对话合作机制。“澜湄合作机制”由此进入实质性构建阶段。此后,各方分别于2015年4月和8月举行了第一次和第二次高官会,为建立合作机制进行了富有成果的讨论。

王毅在发言中表示,湄公河流域国家与中国山水相连、人文相通,合作基础深厚、空间广阔、潜力巨大。当前,亚洲区域一体化深入发展,湄公河国家发展潜力日益凸显,打造六国合作机制,顺应时势,水到渠成,顺乎民心,势在必成。

“我第一次在会议上看到有78个项目让我们共同讨论。”泰国外长敦·帕马威奈说,“澜湄合作是首个沿岸六国携手推动的合作机制,各国作为平等伙伴,共同谋求可持续、包容发展,对实现合作共赢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我们播下的种子已经生根,今天破土而出。”王毅表示,澜湄合作机制由6个发展中国家组成,是探索和推进南南合作的有效平台,是世界上首个率先响应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具体行动。澜湄合作与其他区域合作机制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将有力推动东盟共同体建设,促进区域一体化进程,为中国—东盟合作增添了新内涵。澜湄合作重在务实,以项目为本,推进六国合作更扎实、更具体、更接地气、更顺民意,将给各国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参与前景广

促进“黄金水道”展现新繁荣

好事成双!首次外长会的第二天,中老铁路项目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标志着中老铁路项目正式进入实施阶段。作为泛亚铁路中线,它将从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磨憨口岸出境。磨憨是一个重要节点,2013年全面通车的昆曼公路也是从磨憨出境,这条公路已成为连接中国、老挝、泰国的大动脉。截至今年11月9日,磨憨口岸出入境人员突破100万人次,成为云南继瑞丽口岸、河口口岸后第三个年出入境人员突破百万人次的陆路口岸。口岸的繁荣,折射出云南与澜沧江—湄公河沿岸各国友好往来的喜人景象。

11月20日18时,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船艇编队顺利靠泊云南关累码头,标志着四国执法部门在近4年里圆满完成40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行动,这始于湄公河事件发生之后,为确保区域内安全发挥着重要作用。

2014年,云南与东盟贸易额达879.3亿元,占全省外贸额的48.3%,其中,缅、越、老为前三大贸易伙伴。云南已经与湄公河五国都组建了工作机制,并同各国保持着密切接触。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表示,云南省与湄公河五国合作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其地理位置决定了其作为我国西南战略支点的重要地位。云南与缅、老、越陆地接壤,与泰、柬毗邻,五国都在昆明设有总领事馆,经贸和人员往来频繁。

刘振民说:“澜湄合作机制选择在云南举行首次外长会,也印证了云南是我国同中南半岛国家乃至东盟交往的重要桥梁。习近平总书记年初赴云南考察时指出,希望云南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努力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这定义了云南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展的新坐标。澜湄合作机制将打造成为‘一带一路’战略合作的重要平台,云南作为连接南亚东南亚的枢纽地位更加突出,迎来崭新的发展机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宋清润认为,在澜湄合作机制中,云南可以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的程度。作为重要的参与方,云南在互联互通方面可以争取更多的扶持,在口岸建设、通关便利化、扩大边境贸易上,可以有实质性的改善。“特别是发挥澜沧江—湄公河航运的积极作用,加强与流域国家多方位合作,将促进‘黄金水道’展现新的繁荣。”

对接新机制

发展的最终目的是造福人民

现阶段,澜湄合作机制着重加强的五个优先领域包括互联互通、产能合作、能源资源合作、减贫合作和农业合作。刘振民提出:云南以此为切入点,以多边、双边合作项目为基本载体,可以利用自身区位优势,加快公路、铁路、航空、电网、电信等基础设施建设,突破地形限制,弥补基础设施方面的短板;通过跨境产业园区建设,与湄公河国家实现产能互补,带动工业化进程和产业升级;通过与湄公河国家加强政策沟通和各层级交往,利用好南博会、昆交会等平台,推动旅游贸易发展,巩固和深化与湄公河国家的睦邻友好合作,把自身发展融入“一带一路”和澜湄合作的进程中。

中国古语云:“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发展的最终目的是造福人民。省商务厅澜沧江—湄公河经贸开发中心主任戴杰说,澜湄合作机制的建立,是中国与流域国家务实外交的成果。从五个优先领域看,体现出合作的目的将是共建、共享,惠及六国民众。“云南已经积极发力,与老挝、越南、缅甸分别推进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这将进一步促进各国经济优势互补,便利贸易投资和人员往来,推动跨国产业合作,加快边境地区发展,造福边境地区和人民。”

在旅游合作方面,云南一直是我国开展边境跨境旅游较为活跃的省份之一,是探索跨境旅游合作的“领头羊”。云南省旅游规划研究院副院长蒙睿坦言,旅游具有经济、文化、政治、生态、社会等综合属性,应该在开放战略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以旅游业为先导产业,以跨境旅游合作区为抓手,通过游客流动带动生产力要素在双边、多边国家自由流动,将更有利于加深政治互信、文化交流,促进经济发展,从而实现优先领域确定的系列目标。“《云南建设跨境旅游合作区试点省建设框架方案》已经完成省旅游产业领导小组成员单位和德宏、西双版纳、红河三州旅发委意见征询,正在上报相关部委。相信云南的跨境旅游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 罗蓉婵 尹朝平 戴振华(云南日报)

责任编辑: 李洁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