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频道/ 科教文体
让爱心单车“自给自足” 云大拍卖爱心单车车体冠名权
2013-11-25 07:16:5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云大呈贡校区有140多辆爱心单车 实名登记之后就可以免费租用两天

云大微尘社爱心单车方便该校学生出行 实习生 廖斌 摄

今年5月,云南大学的学生社团微尘社,通过回收废弃单车建立了爱心单车公益项目。经过半年多的运营,单车要么丢失,要么损坏严重。为了维持爱心单车运营,微尘社建立了两个修车铺,希望能用有偿修车来帮补爱心单车的运营,但经费问题仍然捉襟见肘。昨日,云大微尘社举办了爱心单车的项目推介会,希望通过拍卖车体的冠名权,让爱心单车这个公益项目能够自己“造血”。

公益行动

回收废弃单车免费租赁

爱心单车是由云南大学的学生社团微尘社负责运营的校园公益项目之一。通过回收云大呈贡校区的废弃单车,经过统一修理、刷漆之后,供学校师生、工作人员以及来校办事的校外人员骑行,该项目于今年5月3日开始正式投入运营。

目前,云大呈贡校区一共有140余量爱心单车投入运营,由微尘社统一管理,在云大呈贡校区楠苑、梓苑生活区设立两个爱心车库,定时定点开放单车租赁。使用者通过个人信息实名登记后,方可免费使用爱心单车,但是48小时内必须归还,逾期归还,每超出一小时收0.5元的逾期使用费。为避免同学们超时付费,微尘社的社员们还会提前根据使用者登记的信息,电话通知同学们归还车辆。两个停放点,每天都有学生值班为同学们服务。

日常维护

刹车、内胎、踏板最容易坏

在云大呈贡校区流行着这么一句话,“从梓苑到楠苑就是长征”。楠苑和梓苑是云大呈贡校区最大的两片生活区,步行需要20~30分钟左右。爱心单车的出现无疑方便了同学们的出行,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却发现了许多问题。

曾经使用过爱心单车的同学告诉记者,爱心单车刚出现的时候不需要登记是随停随取的。一名同学用完后停放在一处,另一个同学就可以骑走。久而久之,有的同学就会把“ 公车”征为“私用”。

据微尘社的社员透露,爱心单车投放之后,为了突出公益性质,实施的是放任型管理制度,结果3个月的时间里,丢了85辆车。从9月2日实施统一管理后,至今受损车辆已经有30多辆了。“经常坏的就是刹车、内胎还有脚踏板。”微尘社社长郑晨说,他们现在设有两个学生修车铺,但由于经费不足对于损坏的车辆他们也只能从旧的自行车上拆下好的部件来进行维修。

翘首期待

爱心单车能“自给自足”

爱心单车项目启动初期,微尘社一共回收了2000多辆废弃单车。综合考虑维修成本等因素之后,对1603辆废弃单车进行了处理,收入24195元。有了这笔费用后,微尘社购买了修车工具,维修好了194辆,光是这笔费用就花去了7590元。这批单车陆续投入使用后没多久,就丢失或损坏。随后,微尘社又维修了212辆单车,并储备了4000元的单车材料,用于日常维修,这笔费用一共支出8200元。

随后,爱心单车项目收到云大设计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2000元的赞助费。为了让爱心单车能够具备“造血”功能,自给自足,微尘社将这笔费用全部投入到自行车修车铺的建立中,希望能够通过修车铺的盈利,来弥补爱心单车日常运营。

在爱心单车的发起人、微尘社社长郑晨的眼里,光指望修车铺来平衡爱心单车的日常运营是远远不够的。从10月18日,单车铺开业至今,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维修单车的收入不到400元。无偿维修的爱心单车,换一条内胎的成本就要20元,换一个链条的成本就更高了。

为此,微尘社考虑了一系列“造血”项目,来推动爱心单车的继续推广,其中就包括爱心单车的车体广告及冠名权。

各方声音

金飞豹 爱心单车活动大使著名户外探险家

愿意推动爱心单车发展

昨日,著名户外探险家金飞豹来到云大校园,这一次,他要为爱心单车代言。

2个月前,微尘社社长郑晨就带着这个项目,到金飞豹的办公室进行过讨教。昨日,金飞豹给这个小伙子背后的团队打分:工作热情99分,工作状态90分。

“23日是我50岁的生日,我完成了环滇池骑行50公里。今天,我又成为了爱心单车的活动大使。”对于目前爱心单车的运行情况,金飞豹说社长和社员们做得很好,微尘社团的爱心单车是一个小举措,代表着云南绿色出行低碳环保理念的深入。“我希望这个公益项目是一个长期项目,而不是一个短期项目。真正达到公益,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我也会尽我本人的力量和发动一些社会资源,参与到爱心单车的推动中来。”

孙文杰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云大单车所有权该归谁?

根据《物权法》的相关规定,小区内的废旧自行车属于私人财产,并非无主物。云大微尘社如何规避风险,把好事做好呢?

为此,记者咨询了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的孙文杰律师,他表示,关键还在于要明确爱心单车的所有权。尽管,爱心单车项目由微尘社与云大公安处共同运作,但这些单车到底是归属于微尘社还是云大公安处?鉴于大学社团这样的自发组织的权利限制,孙文杰建议,最好还是归属到云大,然后由云大下放权利给微尘社,由微尘社进行统一管理。

至于随后的单车冠名权拍卖、车体广告等,孙文杰认为,这些问题都不大。在明确所有权的归属后,只要明确微尘社的权利范围,对相关费用的使用进行约定,微尘社都可以在约定范围内开展工作。

记者 罗南疆 孙琴霞 实习生 胡思倩 沐童(春城晚报)

 

责任编辑: 杨春萍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